【Wurzeln schlagen 落地生根】進擊巨人同人【團兵】《下》

 

        微架空,世界觀是戰爭後(無巨人)之後之後的和平世界

 

 


 

 

  日記中艾爾文多次提及考慮巨人全被消滅之後,考慮辭去團長的職務,和利威爾一起度過下半部的餘生,自嘲利威爾不會安於那種安逸的生活,也曾經被利威爾罵過:「誰要和你這種大叔度過餘生。」儘管他的嘴角帶著一絲不明顯的笑。然而事實上最後艾爾文的確辭去了職務。

 

 

 

直到利威爾死去的那天,日記仍舊持續著。寫著過去一起的生活、日子,寫過去一起看到的晴空和白雲,已經不再陳述『現在』的日子,像是失去他之後便沒有了現在,更像是毫無未來。

 

 

 

  隔天,拿到了日記之後阿爾敏向貝魯德道謝,本來想挽留他坐下來聊聊,貝魯德卻說今天還得跑腿便回家了。阿爾敏也有思考過這樣翻過團長的日記究竟恰不恰當,但是身為史密斯家族未來的圖書館藏員貝魯德都強行塞給了他,於是先放下了罪惡感的翻了幾頁。

 

同樣是與利威爾兵長的過去、打罵、相處,還有兵長說的每句話。

 

艾爾文的日記中偶爾也會有兩個人的情事記載,說兵長失落時是多麼的粗暴,總是扯著他的白襯衫用力的吻上,怒火從交疊的唇瓣傳遞而去,激烈帶著有些宣洩憤恨的唇舌不斷交錯著,時而也有發狂似的啃咬,有的時候口中會充滿對方的血液都見怪不怪。

 

 

 

有時自己也會情不自禁反壓住那個比自己身高和體型都還要來得小的枕邊人,吻著耳邊和頸邊,有時害怕對方受傷,對方卻會反咬他一口。

 

就像馴獸師被養的獅子給咬了,馴獸師理當的給了他的獅子一點"懲罰"。

 

 

 

太過縱慾的下場就是隔天的襯衫總是皺著,不得已只好拉上了外套的拉鍊。

 

 

 

阿爾敏臉紅了起來,心想道過去看見團長大熱天外套的拉鍊卻是拉得很嚴密,不敢多看趕緊的把日記快速的往後翻。

 

難以置信的是,在日記的最後一頁只寫了短短幾個字。

 

 

 

「我要結婚了。」

 

 

 

與其說是日記,不如說是利威爾觀察筆記,明明出現了最像日記的一句話,但更讓人覺得是別人代替他寫上去的。

 

如果不是那個強而有力的字跡,誰會相信呢?只是有點奇怪,那句話並不是最後一頁,那一頁的背後好像還有一頁,卻被用黏膠給黏死了三個邊,不知道是爲什麼被貼住了

 

阿爾敏拿了點水來,沾著水把三個邊給弄濕化開膠,心臟止不住的快跳了幾拍,猶如初次看見書本內畫著牆外世界的激動,會是什麼、會看到些什麼,阿爾敏不禁期待了起來。

 

 

 

慢慢的撕開了緊貼著的書頁,秀逸的字跡亦是短短幾字,與其他字所不同的是它被渲染了太多的情緒,單就這頁下筆太過殘忍,每個字都像忍不住哀痛的在最後一筆暈開了黑色的淚,讓人不忍再看下去。

只有這頁和其他頁不同的髒了,上頭有了汚漬。

 

一大滴墨水沾在左下角,除了沾了水的三個邊,字的附近還有從前被水滴過而皺起凹凸不平的痕跡。阿爾敏明白那些水跡含有人體大量的鹽分。

 

明明只是簡短的句子,看起來太過滄桑。

 

 

I'm  still  loving  you.

 

 

 

 

 

  貝魯德給了阿爾敏日記過後碰上個有些年紀的男人,男人表示想拿取他父親的日記,貝魯德原先覺得奇怪,直到男人拿下了高禮帽放在胸口,露出了史密斯家族標準的金髮碧眼、一貫站得直挺的身形,還有與教科書上的史密斯‧艾爾文相仿近乎神似的臉。

 

「抱歉,似乎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史密斯‧利威爾,請多指教。」男人在貝魯德驚訝的目光下跟著愣了幾秒又稍微瞪大了眼、微微張開口似乎想起什麼說道。

 

貝魯德愣住了,是家族裡的人。

 

「我父親……史密斯‧艾爾文先生他生前說過,希望我把那本日記回歸他所埋葬的海裡。」看見貝魯德愣在一旁男人並沒有介意,繼續溫文儒雅的微笑著說。

 

儘管史密斯家族已然成為龐大的家族,貝魯德也從來沒有遇上過艾爾文傳說中結婚的對象,更何況是他的兒子,不由得緊張的開口說道日記剛拿給了阿爾敏,男人便問了方向後就走。

 

 

貝魯德看著男人離去的背影,就像看到了昔日的英雄,曾經孤單的走在筆直的路上,義無反顧。

 

 

 

 

 

  男人也去拜訪了阿爾敏,在聽見男人的名字時阿爾敏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摸著手上的日記,抬起頭看見了男人與艾爾文團長有張神似的臉。不禁想起當初一直無法忘懷艾爾文團長最後親吻著利威爾兵長的棺材,將利威爾兵長的棺材推入大海中,就此一個吻過便成滄海桑田。

 

於是阿爾敏提議與男人一起到那個埋葬著兩人的海岸邊,燒掉了那本日記、把灰灑進了大海中,有些殘渣被突如其來的風給吹到更遠的地方沉了,讓艾爾文一生中守護的秘密這輩子都鎖在他的心裡。

 

艾爾文寫了滿滿與利威爾兵長共同的故事,卻不曾打開來與他本人或是他人分享,把這份回憶偷偷、小心翼翼的收藏,直到結婚、直到死亡都尚未開口公諸於世的戀情,就這樣化作灰燼沉默於大海與天空之間。

 

 

 

灰燼漂在海上沒過多久便一一沒入蔚藍之中。

 

 

阿爾敏看著廣闊無邊的風景,心想身邊的這個男人可能永遠不會懂他名字的重要涵義吧!這個世代把偉人的名字拿來取做小孩的名字是非常屢見不鮮的事,沒人會去多想。

 

 

沒人會去多想,起了「史密斯‧利威爾」這個名字就像是特意為了讓兩個人永遠被寫在一起的涵義。

 

因為再也不會有人看見日記中的最後一頁。

太過滄桑的字,卻像冬夜中曾經利威爾也曾小心翼翼替艾爾文披上的披肩、像發現後的艾爾文一把攬住利威爾,蘊藏著滿滿的溫暖。

 

 

 

 

 

 

I'm  still  loving  you.

 

 

                         The End

 

 


 

 

 【記】

 

 

 

如此晚發是有原因的,有發樓噗浪的捧由應該有看到我吶喊了Word大爆炸……

 

是這樣的,這篇在上禮拜就敲完了,偏偏這禮拜考慮要發HE和BE雙走向的時候一打開Word是一片空白,我的腦袋也一片空白了……

 

重寫之後自己也總是覺得這樣是不是太殘酷、太難過w

 

有想過是不是也要重寫一下有想過的HE走向。

 

不過後來覺得這樣的結局也像是HE,因為他們會永遠在一起,把心臟和背後甚至是死後的世界都交付給對方。

 

 

 

在寫到最後的時候聽到了陳奕迅的歌覺得虐啊Orz

 

所以我也要來虐大家(Why#)

 

 

 

 

 

說實在這個不是高清,因為我戴耳機,所以覺得音質很明顯Orz

 

↓ 這個又是專攻左耳……Orz

 

 

 

 

 

 

 

這部裡面其實很煞到我的就是團兵、百合組、艾倫&米卡莎這三對,不知不覺就先撸出了團兵、不知不覺就陷得很深w

那麼,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觀看。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loudchang
  • 至少他們曾經一起擁有過,即便短暫,但艾爾文的日記與未來裡全都是對方,--雖然艾爾文結婚生子了--,但是他沒有忘記利威爾,在死前惦記的是那本日記本,就像是惦記著曾在他身邊的利威爾
    嗚嗚嗚這篇是淡淡的痛感,可以輕飄飄的看過,但卻又有點那麼放不下,要過了幾秒鐘細想後才會感受到所謂的人生於世的感覺吧(?)
    謝謝被團兵煞到的作者分享O皿Q(哭什麼#

    ps 小小聲說 文章第一段有錯字「度過於生」→「度過餘生」。
  • 其實我自己覺得結婚生子很讓人憎恨,偏偏我自己寫了……雖然是為了讓愛繼續(恨自己)
    總覺得團長如果沒有了兵長之後也會少掉人生的一塊拼圖,像是未來和下半生……
    又覺得是艾爾文的話,就算自己多麼痛也都會去做最好的決定。
    像是犧牲了不少的人,去換取研究成果。也會透露出自己的不甘心而向他人道歉。

    有點想呈現他對於婚姻只是儀式和傳承,真正惦記的人還是只有一個的感覺……
    不知不覺好像哪裡有點失敗(爆)

    太感謝太太的感想了……哭爆。・゚・(ノД`)・゚・。
    我愛你!(別趁亂告白#
    也謝謝太太看完了這篇有點稍長還沒什麼對話的文Orz

    然後感謝太太的修正><!
    明明前半部打對了後面卻錯了w
    能幫忙糾正實在太好了!感謝!

    【燁】 於 2013/06/06 12:20 回覆

  • Mieru(´。ω。 )
  • 有淡淡的哀愁啊......字用黑色的淚形容讓人悲傷呢

    P.S. 阿爾敏"鳴"白(I'm still...上面)
  • 是希望營造出淡淡的哀愁,能有這樣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如果太太喜歡就好了~

    然後十分感謝修正!><
    一時之間竟然沒有注意到w

    【燁】 於 2013/06/12 00:12 回覆

  • 令果太太
  • 雖然最近才掉進巨人坑,也沒有看過很多相關文章,但是能看到這篇真是太好了。
    有一種很細緻的溫柔感,屬於平靜的生活,溫柔到讓人有點想哭。
    明明一開始看的時候沒什麼的,看到最後卻忍不住啪搭啪搭地Q皿Q了
    就好像一回頭,他們就還在那個年輕的年代一樣。
    Q皿QQQQ
    「就此一個吻過便成滄海桑田」,大概是從這裡開始哭的吧,但是因為感覺太溫和了,看完的感覺還是讓人很滿足。
  • 謝謝令果太太的誇獎Q_Q
    有同好我真的超開心!!!
    能讓令果太太有那麼深刻的感覺我也非常滿足(*´ω`*)

    雖然原本有HE的想法
    可是就這樣來說我也覺得蠻甜蜜的(←有病
    感到滿足實在是太好了~T_T

    【燁】 於 2014/03/07 18:21 回覆

  • 鈴
  • 玥燁大好!

    超高水準!!讓鈴爆哭的一篇><雖然沒有驚心動魄的戰鬥場面,但因平淡和哀傷的反差,反而讓人不自覺地深陷情緒之中。

    以團兵來講,最殘酷的事情莫過於彼此互相扶持度過艱辛,卻無法相守平靜。

    不過,能夠被團長如此愛著,兵長也很幸福了。

    I'm still loving you。。。整個超揪心的T^T
  • 你好你好!
    謝謝誇獎!真的是非常開心!(遞衛生紙)
     
    雖然說經過好幾次再修正,
    好像每次看每次都覺得後悔讓他們分開
    還用了這麼殘酷的手段讓這兩個人有永遠在一起的錯覺…
     
    一個平靜的世代 一顆已經平靜了的心
    落幕的時代也該回歸於平靜了
     
    他們肯定是過了一段幸福又快樂的生活的~
    &希望我有朝一日可以撸出一篇HE之類的(妄想發言

    【燁】 於 2015/04/20 19:3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