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rzeln schlagen 落地生根】進擊巨人同人【團兵】《上》

 

        微架空,世界觀是戰爭後(無巨人)之後之後的和平世界

        應該是不虐……

 

 


 

 

 

  熱鬧繁華的街道,街頭藝人手上拋著三顆彩繪得五顏六色的球,百年尚未見過的絢麗色彩在手上拋轉著,孩童稚嫩的手拉著母親因工作而有些粗糙的手,驚喜的表情在臉上藏不住,被拉著走的時候還不停依戀的回頭。

路邊也有小販販賣著不容易吹破的泡泡水,裝在精緻的小罐子裡,有的時候會有坳不過孩子的父母來買下一瓶,不過因為價錢不貴,所以時常會看見油綠的草地上有許多孩子奔跑著,跑累了就停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汲取肥皂水,吹起一顆又圓又大的泡泡,當然有的時候也互比起泡泡的大小,誰吹出的泡泡飛得比較高、比較遠。

 

 

 

  戰爭已然結束,世界回歸和平。

 

 

「阿爾敏爺爺!阿爾敏爺爺!來當裁判嘛!」

「對啊!我和休斯要比賽吹泡泡喔!」

 

兩個調皮的孩子從草坪的另一端跑上了微微突起的小丘,小丘上有一座小屋,屋裡住著一位前‧調查兵團的成員-阿爾敏‧亞魯雷特。聽說屋子是他堅持要蓋在小丘上,不與其他人同住,雖然歡迎大家前往探訪,卻一直堅持守著不華美也說不上堅固的小屋。

 

 

阿爾敏坐在屋外老舊的藤椅上,腿上放著一本老舊的書,緩緩抬起發皺的右手向孩子揮了揮手,笑著和孩子打招呼,佈滿皺折的臉和笑彎的的眼看起來很是親切。

 

 

 

兩個孩子很快就跑到了他的面前,他笑著拍了拍其中一個孩子的頭。

「好哇!今天的天氣很好,泡泡一定會飛得又高又遠。」

 

語畢,阿爾敏抬起頭看著一望無際的藍天,陽光溫柔得如絲綢撫觸著人們的每一吋肌膚,還不到燒灼的熱度,和過去閉鎖的風景截然不同。

 

 

 

「我一定會贏貝魯德的!」名為休斯的孩子開口,興奮的朝著阿爾敏說著,眼神閃爍著期待還有滿滿的自信。

「誰說的!阿爾敏爺爺,我會贏的!」另一個被稱呼為貝魯德的孩子也不甘示弱,不停的揮舞著手臂,希望阿爾敏可以支持他。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拌嘴,阿爾敏笑了起來,眼角紋路愈發明顯。有些懷念身邊也曾有這樣的兩個人而閃了神,他曾經在艾倫的眼中看見了同樣的光彩,閃爍著能夠看見新世界的期待以及興奮,或是豁出生命拼了命的神情。雖然這種情況之下,米卡莎會默默的跟在後頭一句話也不說,然後就那樣看著艾倫一個人吹著泡泡吧。

 

 

曾經那麼膽小的自己也經歷過大戰活了下來,仍舊不變的溫和與睿智使他在城鎮上有著崇高的地位,連孩子們也都經常來找他,當然他也會拿出烤好的餅乾招待他們,就像他的爺爺也曾那麼做過一樣。

 

 

 

兩個人開始比賽了起來,不一會兒就是漫天的泡泡,一顆一顆被風吹得越來越遠,有些比較脆弱的中途就破了,這讓人有些感慨,不禁想起同梯次的進入了兵團後,到最後留下來的人卻非常稀少,就像那些泡泡一樣,輕輕一碰就破。

 

 

  貝魯德吹起了一顆和他臉差不多大的泡泡,倒映著的世界是全然顛倒的,那麼的詭異卻又多麼的美麗。吹管離開泡泡,五彩繽紛透著陽光而發亮的泡泡就輕輕飄了起來,意外的沒有立刻破掉,而是飛得又高又遠。裡頭裝著的人影被壓得扁扁的,彷彿回到仍年輕的時代,一起看著眼前再美好也不過的場景。

 

 

 

 

阿爾敏不禁回想起那天,人類戰勝了這個世界的殘酷景象。

 

 

 

 

 

  一片血紅中,人類獲勝了。艾爾文團長在血泊中吃力的抱起了淌滿血的利威爾兵長,似乎仍一息尚存的喘著氣。

 

 

 

阿爾敏發誓,他從未見過如此失態的團長。一向梳著工整三七分的金髮,如今沾上了滿是銅臭的斑斑血跡,散亂開來遮住了眉毛和眼睛,明明手也受了相當大的傷,仍舊在流血,卻堅持抱起利威爾兵長,左顧右盼的尋找醫療官的身影,然而進入眼簾的只是一片地獄圖。一向站得筆直的身影開始發抖,起初以為是因為失血過多,後來看見他用極為痛苦的表情看著懷中的兵長,好像就是害怕失去這個一樣。

 

 

 

 

 

艾爾文團長懷中的利威爾兵長如往常般,睜著滿是疲憊的雙眼,無力的喘著氣,輕輕的拉了拉團長的衣服,嘴裡開合著像在說什麼,但是距離太過遙遠沒能聽見。

 

 

 

只看到艾爾文團長低下了頭,側過耳聆聽,沒有人敢靠近那時候的團長,幾乎是立刻,利威爾兵長說話後,艾爾文團長瞬間瞪大了眼,想故作鎮定卻又止不住淚水,在他滿是血水和泥濘的臉上劃過好幾道水跡,說出口的話語也開始斷斷續續讓人聽不清楚想傳達什麼,為了幾個字而咬破的下唇滲出鮮血。

 

 

 

 

 

韓吉分隊長趕到後同樣一身狼狽,看見了怵目驚心的景象,什麼也沒說的走到艾爾文團長的身旁。

 

 

 

 

 

艾爾文團長時不時將仍在出血的唇輕輕印在利威爾兵長合上的眼簾上,以及有些脫水而乾燥的唇瓣上。

 

在場的人無不震驚,不論是世界最強的人類合上眼這件事情,或是讓人景仰的團長竟然帶有著那樣的心情這件事。只有韓吉一個人在其他人不知所碩的時候動作了,她摘下了破碎的眼鏡丟在一旁,絲毫不在意地板上的血泊會沾上左邊的褲角的單膝下跪。

 

 

 

艾爾文團長可以捨棄最重要的東西的人,雖然看似冷酷無情,但正因如此才可以被以利威爾兵長為首的部下們深深信賴,所以也從未看見過這樣的景象。

一個地位崇高的男人,抱著另一個男人忍耐著不讓抽泣聲從口中溢出。 

 

 

 

 

 

 

「致我的光輝。」國家的葬禮上,艾爾文團長站在高台對台下致詞,一句話後下台鞠躬,仍有人偷偷的啜泣,但這次並沒有人阻撓他們被稱之為懦弱的行為。

 

 

 

 

 

  之後的艾爾文團長就一直是初次見面的那副澹然模樣,後來戰爭之後大家都升了官,把迂腐的官員給拉下了台,卻單單只有艾爾文請辭,等到上位者拿到請辭書想問他理由時,他堅決收回辭退書,就這樣帶著光明的前途衣錦還鄉,上位者也只得接受,史密斯家族成為了鎮上鼎鼎大名的家族。

後來聽說他結婚了,有人說逝者就讓他去遺忘,活著的人還是得生活繼續前進,也有人說已經不愛了。

 

 

 

 

 

阿爾敏認為都不是,但卻說不上來他認為不是的理由。國葬上哭得肝腸寸斷,死去的人太多太多,這樣的世界和平開始讓人懷疑,犧牲真的好嗎?這樣的疑慮在他交給艾倫牆外世界的書一樣,耿耿於懷。看著哭得亂七八糟的阿爾敏,艾倫和米卡莎如往常的站在阿爾敏的身旁,一邊拍著他的頭,一邊幫他擦眼淚。

 

 

 

 

 

 

 

他們都活下來了,看到新的藍天、新的世界,還有從未見過的海洋。

 

那麼其他人呢?

 

 

 

 

 

 

 

還在分神的阿爾敏被孩子們喚醒回過神,他們用著有些擔心的神情看著阿爾敏,阿爾敏笑了笑道「沒事」,孩子們才又重拾笑臉。

 

 

 

 

 

「看吧!我果然贏了!」貝魯德臉上滿是得意的神情,休斯有些不甘願的揪起了嘴,阿爾敏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來,就算不懂得為什麼阿爾敏笑了,但是兩個天真的孩子也跟著笑了起來。

 

 

 

 

 

 

 

「阿爾敏爺爺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故事嗎?說給我們聽嘛!」休斯興奮的拉著阿爾敏蓋在腿上的羊毛毯,意有所指的看著腿上的書。阿爾敏沒有拒絕他的提議,講了小時候常發生的糗事,逗得孩子們笑到肚子疼。

 

 

 

 

 

 

 

很快的時間也到了黃昏,孩子們和阿爾敏道別後跑了回家,阿爾敏才突然想起,那個叫貝魯德的孩子好像是姓史密斯。

 

 

 

 

 

史密斯家族保管了艾爾文的所有物品,包括他當團長時整牆的書、桌椅、文件夾還有已經不需要的研發資料。

 

 

 

印象中經過團長室時,有時會看見團長在寫些什麼,說是筆記更像是日記,阿爾敏免不得有些在意,但事到如今已經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了。

 

 

 

阿爾敏坐在藤椅上靠著背,整個人被黃昏的夕陽照得黃澄澄的,遠遠的看像是畫似的,一個人等待著米卡莎和艾倫散步一起回這個能夠三人一起住的家。

 

 

 

 

 


 

 

 

 

下一回就是回憶了……希望能找到更多同好啊……

 

 

                【T.B.C】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