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怖系

 ※ 未完

 

 

 

 


 

 

 

 

每個禮拜都逼不得已的要回到宿舍去,如果可以不要回宿舍就好了,特別是遇到那件事情之後……

 

 

 

那天如往常,我掛上耳機聽著音樂,剛踏進捷運前頭能停放腳踏車的車廂,看見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個個低頭奮戰,我左看又看確實沒有位置,只得擠到了車廂中央抓著分成三支的扶桿,戴著口罩的我有些無聊便看了看大家在做什麼。

 

 

站在我前面也沒有位置可以坐的是一對情侶,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得知他們即將要結婚,而且正在籌辦婚禮,女人的名字叫珊珊,姓什麼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她提到了她同事跟她同名,不過是姓林。

 

 

突然我就瞄到那男的手上有塊錶,底是黑色的,還真是一塊好看極了的錶,順便來看一下時間吧。

 

 

5:58

時間還不晚,回到宿舍還可以吃些東西和室友打屁混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不得體的想法被神讀取到了,捷運突然很大力且不自然的晃了一下,接著電就熄滅了,整個車上一片漆黑,連車窗外原本應該有住戶高樓的風景全都消失了,就好像進入了隧道又被熄燈加上大家臉上都被塗了炭,那樣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不過列車並沒有因此停下來,之後車廂滿是尖叫聲,隔壁車廂還有小孩子被嚇到的哭聲。

接著列車響起了廣播聲,正當以為沒事可以冷靜下來,廣播卻說了很奇怪的內容。

 

 

 

『喀、喀、』先有了奇怪的聲響

 

『各位、乘……逃、喀、喀、喀』

 

 

「什麼啊?!這什麼廣播啊?!」

「媽媽,好恐怖喔我要回家……」

 

「乖、別怕別怕」

 

 

整個車廂充滿著討論聲,我也愣了,那什麼廣播啊?

前半部的聲音是聽起來上了年紀的車掌的聲音,後半部開始又出現奇怪聲音和一開始是一樣的,但詳細不清楚是什麼聲音,雖然沒有小孩那種嚇到哭出來的地步,那聲音難以形容卻讓人毛骨悚然。

 

 

 

然後又是幾個搖晃,我被男人撞到,因為那男人屬於壯碩型,後面又有別的人向我這邊倒來,當下整車廂的人都被撞得一塌糊塗,坐著的人也被甩下了椅子。

 

 

 

男人應該是抱著那個叫珊珊的女人壓在我身上,我被壓得缺氧趴在地板上,現在是怎麼樣的狀況?

摔角嗎?一二三到了啊!投降!快從我身上起來吧拜託……

 

 

才想著會被壓死,又有個香味開始充斥在整個車廂內,我在想是不是那個叫珊珊的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想了想又覺得沒可能,那味道也是難以形容的怪,不是市面上的香水也不是花果香,戴著口罩也能夠聞得很清楚,就算很淡不過對我來說仍然有些濃烈。

 

 

對於香味那麼清楚,因為我的職業是一位調香師。

至少要聞上上百種甚至上千種的味道,而且要能夠辨別出來。

 

 

正當覺得奇怪怎麼就沒聞過,之後立刻就昏了過去。

 

 

 

 

不久醒來後卻發現車仍沒命的跑,車上好像少了許多人,眼睛開始習慣了這樣的一片黑暗,開始看出門的形狀和大致上哪裡有人,車門沒有開過的跡象,否則我也會被衝力給推出去。

 

我奮力的爬起來,腿被另一個人給壓住了。

吃力喊道:「有沒有人醒著啊?」

 

 

可能是我被壓著所以讓我的聲音非常的小,所以沒有人回應,唯有車在鐵軌上奔馳與鐵摩擦的轟隆聲以及風震得門瘋狂搖動的聲響回盪在耳邊。

 

 

越想越不對,除了這兩種聲音之外竟然還有一個不尋常的聲音從那個戴著錶的男人背後傳出。

 

我再度研究了一下那男人的錶,是勞力士型號16713 GMT-MasterⅡ,附帶夜光功能,這點最讓我慶幸,雖然是淡淡的藍光,但是還是可以讓我看見時間,如果要看清楚整個車廂是不可能的,人的毛細孔還有可能,除非整個車廂的人都是夜光錶否則完全不能了解車廂內的狀況……那也太奢侈了。

 

 

我看著看著不禁羨慕,看了下時間,瑞士來的好錶果然沒有因此摔壞,更何況他還壓在我身上。

 

 

……不對?

 

從我抬頭看見那男人的錶上指著5:58之後,應該也過了幾站,而我昏迷的時間雖然不能計算,不過絕對不可能那麼短。

 

 

 

怎麼可能才六點而已?

 

 

 

想搖醒那男人問他錶是不是壞了沒換,其實也不是沒搖過他,只是不管怎麼樣他都沒有醒來,好像睡著一樣仍有深沉的呼吸。

 

雖然剛剛沒成功但還是得試試看,真是受夠了一個人的黑暗了。

就算漸漸習慣周遭也一樣不是看得很清楚,手機也不知道爲什麼開不起來,也不知道是沒電還是又故障了。

 

可以的話更想叫醒女孩子逞逞威風,只是周邊也沒有半個女孩子,連和那男人親密談話的未婚妻也都消失了。

 

 

雖然更應該早點懷疑這點的,不過也覺得可能是被衝力給震到了另一邊。

這下子看下來更是疑點重重。

 

 

簡直就像個大型的綁架誘拐案,這些綁匪還真能攏絡車掌。

不過要那麼多女孩子要做什麼?反正是不會綁到我。

 

 

對了聲音!那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喀、喀』的聲音,就像是那種在啃鹽酥雞骨頭那樣清脆聲響。

 

 

捷運上可是不能吃東西的啊!不過這麼讓人不安的情況下,過了漫長的時間一定也餓得難受,還是來去看看是誰在吃,請他分我一些吧。

 

……雖然覺得不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腦袋是不是摔壞了才有這樣的想法。

 

 

 

還是先叫那個男人起來吧,正要去搖他,突然那男人整個人被往後拖走。

我一愣,怎麼那男人瞬間就往後跑了,一想不對,那絕對是個大力士才能拖動那個男人,因為那男人的重量不可能一瞬間就站起來往後跑,也不可能和電影中的貞子一樣有著厲害的技能倒退跑。

 

 

 

那麼,又是誰去拖行他呢?

明明沒有人醒著又是誰去拖動他的呢?

 

 

 

當那男人手中的手錶藍光離我遠去,又再度隱沒黑暗,後來的車廂,清脆的喀喀聲響更是劇烈。

 

 

 

發現真相之後,我就再也不想吃鹽酥雞了……

 

 

 

 

【未完】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珍
  • 天哪!什麼時候開了這坑wwwww
    期待後續(拿鏟子挖
  • 感謝,雖然挖了一段時間(!)
    直到最近才決定打出來結果又有點想棄坑www(欸#

    【燁】 於 2013/04/11 19:4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