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我之名】K同人【尊多】《上》

 

 ※ 以本篇為出發點,不痛(大概?
    架空成分也有一點

 ※ 突然忘了要說什麼總之請小心食用Orz

 

 


 

 

人死去後的體重會減少大約21公克,傳說,那是一個人的靈魂重量。

 

 


「櫛名穗波」是一位又年輕又漂亮的女老師,曾經在尊年少輕狂的時候罵了他一頓,而尊出乎意料不擅長對付悠哉柔軟型,多多良也正好是這樣類型的傢伙。


多多良其實也曾想過,是不是因為櫛名穗波的關係才會勉強被尊給接納,但又很希望能夠是因為自己而讓尊有了改變,也曾經為了叫尊是王這件事情感到了困惑,自己曾經和安娜說過「如果不希望的話,是不可以成為王的啊。」

那天是在遊樂園最高的頂端,三個人看著天空被綺麗的紅色渲染,既鮮豔而美麗絕倫,一架恰好開過的飛機在天上畫出一道美麗的風景,那是安娜第一次看見飛機雲,也是三個人第一次一起看到飛機雲。那天赤王和青組打了起來,那天安娜說他會成為青王,那天是最美麗而殘酷的一天。

 

 

赤王,之所以成為了王,是因為他被某個人有所期待而開始希望而成為了王。
但多多良到最後仍舊沒有朝著這個正面的想法去思考,唯讀只有這一點,太過幸福所以難以去想像。

 


有時,回憶鋪天蓋地而來,如蝗蟲過境佈滿整片眼睛所及的天空,攔也攔不住、擋也無法擋。


曾幾何時那個人的嘴角仍能夠帶著笑意問過你,夢見了怎麼樣的惡夢。你回想著預知到的那片鮮紅與焦黑世界,而你站在世界的中間,看著像是象徵破壞的雙手,上面有著紅色的火焰以及黑色碎削殘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感,所以你並沒有給予他回答。

 

 

坐在沙發上望著那個不知道為什麼總會跑來自己惹麻煩,名為多多良的傢伙不發一語,直盯著他的臉看,然後從他面前一把挎住了他的頭,稍微輕輕的一個用力,對於赤色的王來說的確是輕輕的。


多多良很快的就喊了痛,不明白王的作為,然後身為王的你-周防 尊才開口道
「你這傢伙的腦袋,一隻手就能打破啊。」

 

 


看著尊比平時靠得更攏的雙眉,多多良很快的理解他背後的涵義,但是依舊不負他被說薄情的稱號輕輕的笑了出來,當然還是被尊給瞪了。他自己不是不知道,也承認自己太過無力,明明是赤王的最初氏族,但是卻弱得不像樣,能力也會被後來的後輩給比過。

「沒事、沒事。」但是那又如何呢?多多良苦笑了起來,只要在王的身邊就可以了,這是他從一初始到最後的希望。

尊鬆開了手上的力道,卻沒有將手從多多良的頭上移開。

 


「King?」
「哼、看來你不只有蠢而已。」

「什麼嘛!King好毒舌、好過份啊!」
多多良不滿的抗議,因為跪坐在尊的腳邊又被抓著頭,於是有些自暴自棄、不知好歹的蹭上王的腿,一直蹭著蹭著,尊卻只是把手放到多多良的後腦杓上,仍舊沒有把手從他頭上移開。

 

 

「別亂動。」
王都出了聲,小的怎麼敢不聽命呢?多多良很快的就不再亂動,乖乖的把頭側向尊的那一側,然後依舊保持著枕著尊的大腿的狀態,向上盯著尊,叭喳叭喳的又眨了幾下眼,沒有移開過盯著王的視線。


尊被看得很不自在,撇開了眼,手邊胡亂的在多多良頭上摸了幾把,多多良輕鬆的閉上了雙眼,但眼睛仍笑得彎彎的,好似新月一樣。


「King,好癢啊……」
「不要吵。」
尊向後靠上了沙發的椅背,習慣性的點了根煙,很快地便燒出一股濃烈並奇特的菸草味。多多良並不討厭這樣的菸味,如果要他抽肯定是會嗆到的吧,對多多良來說,那股菸草味大概是King獨特的味道吧。

 

 

吶、我會一直在King身邊的喔。沒事、沒事、總會有辦法的。」一邊說著,多多良便順勢不知死活的伸出雙手環抱住尊的腰,而臉因為姿勢的關係正好埋近了尊的胸口和腹肌之間,有那麼一點奇妙又尷尬的位置。

「啊啊……」算是給了回應的尊,呼出了一口煙圈,也沒有要阻止多多良這樣的行為,就這樣讓他抱著,自己則是抬頭看著天花板,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很安靜的空間,只有兩個人、一張沙發還有不怎麼用的冰箱。
陪伴唯一兩個人的時光,時光的腳步很輕很柔,曾經以為它很溫柔,但也曾經狠狠踩碎他們的骨骼。
只有時光不曾停止流轉,而兩個人卻都好似渴望著就停留在這一刻,祈求神。

 

 

 

 

 

          【未完】

 

 

   → 【喚我之名】K同人【尊多】《中》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