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說話】K同人【偽伏八 尊多】

 

 ※  以本篇為出發點的補注感(?
   微苦(?

 

 


 


多多良倒下那一天,伏見便決定了叛變,明知道八田會生氣、會無法原諒他這樣的做法,肯定會想抓著他的衣領大發雷霆,罵著「叛徒」。不過他早已經那麼下定決心了、要變強、要變得更強。

已經不想再看見八田哭得那樣傷心、難過。已經不想再一次在赤王施展力量時被震撼的跌坐在地板上,也已經不想再感受到束手無策的感覺,要變強、要變得更強。
必須足以強到能夠保護八田,必須讓他承認他已經夠強,能夠保護對於自己重要的人。
這是赤王這件事情給他的領悟,為了必須保護的人,義無反顧。

 


那天,滿天繁星的夜晚很安靜,誰也沒有開口,令人煩躁的滿天星辰依然閃著讓人不愉悅的光芒,如果像世人所說的,星星閃爍便是眨眼,那麼可以的話,尊會有多麼渴望能把那些一開一合的眼睛給挖出來?然後裝回那個毫無生氣的那人的眼框裡,讓他再次能夠神采飛揚起來。

 

「別扳著那麼可怕的臉嘛!沒事、沒事,總會有辦法的。」如果多多良還在的話,肯定會那樣說的吧!肯定會說這讓人不悅的星空是很美好的吧!

肯定會說,這片讓人心情煩躁不安的綺麗星空是解決辦法的良藥吧,會說那片星空是帶來美妙生活的傢伙,然後讓無辜的這片星空被無罪釋放。
八田的表情也就能夠不要那麼扭曲了吧、空氣也不會再那樣沉重讓人無法呼吸了吧。

 

般狀況的話,天上掛著的那道銀河都會是幸福的來源吧。只是現在,連它都得承擔這個生命消逝的責任。
他不在了,那麼萬物都將會是殺手、死神,或是行刑場上的劊子手。

 

 


『對不起、尊,是壞消息。』
回想起當初的狀況,仍舊是一片空白,唯一記得的是,話筒對面低沉沙啞的一句讓人以為是玩笑話的言語。

 

 

出云放下背在背後的多多良,讓他得以平躺在他一直喜歡的那座沙發上。
因為多多良一直在出云背後貼著那份的體溫的關係,尊觸著多多良的臉龐仍有著餘溫的錯覺,就好像只是睡著那樣,真的只是錯覺。

不會再醒來了、已經不會再睜開他的雙眼,不會再讓那對發著希望光芒的瞳眸閃爍著新的光輝,已經不會讓那不再起伏的胸腔再度擁有心跳、再怎麼新鮮的空氣也不會讓他再度有鼻息,甚至是嘴角也無法再勾起一絲的笑意。

 


他們都看過太多的例子,這就是所謂的『死亡』。
連笑容都會剝奪的傢伙,殘酷冷血而無情的傢伙,連道歉也不會說的傢伙。



尊總是那副表情,幾乎是沒有變過的,有的時候甚至只會蹙起一下眉頭,最多是撇開了頭,將要成為赤王的男人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情感,而稍稍流露的情感總是付出在眼前已經開始冰冷的屍體上。

如果能夠察覺他的感情,那麼就會發現尊似溺愛的滑過他的左耳,有些粗糙的手撕磨著他俊美的臉龐,時而擦過閃爍著栗子金的細柔髮絲,只是唯一懂他情緒的人已經不在了,能夠壓抑他暴走的人已經不在了。

開始是輕柔的動作,漸漸開始粗魯,然後尊無預警的一把扯下閃爍著異樣光芒的耳環。
多多良並沒有喊痛,沒有埋怨尊的無禮或是粗魯,就好像當初約定過了要將耳環交給他一樣,出奇的安靜,或許也是因為,死人不會說話。

 

 

尊緊握著那只藍色耳環十分寶貝似的,又看了看合上眼的多多良,腹部的傷口早已經止住了血,然而血液卻不能夠倒流回到他的身上,即使同伴們曾使勁的壓住他的傷口,但血無法逆流,傷口也無法立即癒合。

尊拿出小刀,輕輕將多多良無名指第三指節劃破,鮮血又滲了出來,是怵目驚心的紅。
一旁的安娜閉上了眼,不是害怕而更像是祈禱,早在以前就說過了那樣的笑容待在尊的身邊會有被剝奪的一天,那個總是笑靨如花的男子擺了個俏皮的表情,然後眨著一隻眼、把右手食指放在柔軟的薄唇上對她說著「可以不要和King說嗎?」

就算不告訴他,那麼現在尊也知道了,這樣的決定儘管不知道是對還是錯,但那是他的選擇,所以安娜選擇了尊重。

 


同時尊把耳環塞回多多良的手中,很快的空心的耳環內已經充滿了血紅。
染上那紅,耳環不需要其他顏色,就渲染上屬於吠舞羅的紅。

 

血紅在偶爾的光照下閃著異樣的紅光,好像耳環裡頭閃爍著不只是他曾經帶給大家的光輝、光彩,甚至帶有一些那人狡詰的笑,耍耍小聰明又被識破敲打著頭喊痛的那人,或是愚笨不懂得怎麼玩滑板的時候、彈著吉他唱著歌、拍照錄影的過去,都在發著光的耳環裡被看到似的。

血所帶給人的,已經不再是恐懼、不再是生命的流逝,而是溫暖的存在,儘管同時也代表著殘酷。

 

 


「代替耳環,戒指給你。」
多多良曾經一直拜託著吠舞羅的王給他那只戴在他無名指上的戒指,而王並沒有理會這樣的要求。
然而現在,一直都想要的戒指,尊已經幫他戴在那隻被割破的無名指上。

死人不會說話、沒有表情。但看著這幕的人,卻都好像看見了多多良正在笑著。
唯一在最後劃破寧靜的是,八田沒能忍住的啜泣聲,還有一個一個撇過頭和不忍看下去轉過頭的腳步所造成的細微聲響。

 

 

後來,尊要大家葬了他。
後來,伏見離開了,左肩上的刺青被塗了個亂七八糟。
後來,尊在左耳戴上了只不曾見過的紅色耳環。
後來的後來,尊成為了赤王。

 

 

但王的身邊已經沒有那個耀眼金髮、總是充滿笑意並且總是喊著要當他臣子的男人了。

 

 

 

 


 

 

 

【後】
 
  都要封筆了我在做什麼Orzzz
 
 
 
 
 
 
 
,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育均 劉
  • 嗚喔,看了好想哭QAQ
  • 別哭別哭( ´;ω;`)ノ(;ω;` )

    【燁】 於 2013/01/17 11:54 回覆

  • 奶油
  • (TдT) ウゥ…
    我以為是伏八結果我被騙了嗎(泣
    打的太好了啊(雖然不是伏八但是尊多太有愛了啊(擦眼淚
    話說是不是有打錯w(#
    必須足以強到能搞保護八田(那個搞我覺得是個爆點w
  • 真是非常不好意思(噴)
    感謝你感謝你T_T
    請加入尊多黨,多多支持吠舞羅1號候選人周防先生(夠囉#

    真是太感謝挑錯字了
    那錯字真是太糟糕太不妙了_(:3」∠)_(有夠讓人覺得害羞的錯字

    【燁】 於 2013/01/17 22:1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