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f世界設定(綠間:醫生)

  ※ 老梗有

 

【魯珀特之淚】黑籃同人【綠高】《上》 

 


 

 

何杰金氏淋巴癌,痊癒率60%~80%,雖然是所有淋巴瘤中治癒率最高的,但也不保證百分百成功。

此項手術後的腹部會有一小切口,經此切口已取出小部分的肝臟(切片)及任何淋巴結,並切除脾臟。

 

 

 

手術進行前,一定要非常確定淋巴瘤只有出現在身體的一至二個部位,此時只要再給予放射治療而不用化學治療即可達到極高的治癒機會,而不會產生因化學治療而引起之合併症,但現在已經極少在進行此種手術了。

 

 

 

目前第一期及第二期的何杰金氏症一般只需要放射治療即可,大多數的病人均可治療,但在某種情況下病人進行放射治療錢是需要先完成化學治療,(B型症狀)出現發燒、夜間盜汗及體重減輕的病人也需要化學治療。

 

 

 

 

 

自從活潑多話的高尾搬進501房後,很多護士都會跑進501和高尾聊天,有時候也會連醫生們都一起擠到不大的病床周圍,聽他說精采的故事或是笑話,總能逗樂他們,雖然得到了那樣的病症,也有一定痊癒的機會,但是聽到自己得了那樣的病,一般人的態度應該是消極、恐懼的,而高尾卻沒有,反倒像是要來交朋友、或是探望病人的家屬。

 

 

 

 

 

「你們在做什麼?」

 

通常這個時候綠間也會突然出現,然後用那個沒有太多情緒的聲音打斷他們的談話,不過高尾沒有那麼在乎他突然的出現,甚至總是想整整他,或可以說是故意想說給他聽的繼續當個話嘮。

 

 

 

「哎呀是小真!對了對了、那來講點小真高中的故事吧!小真他總是帶著奇怪的幸運物,雖然很可愛啦……有時候是青蛙有時候是兔子,還有一次是……」

 

 

 

 

 

 

 

「高尾。」

 

「開玩笑的啦、不要擺出那樣恐怖的臉嘛!小真來這裡是要做檢查了吧?」

 

看到綠間推眼鏡略帶不滿的動作,高尾笑了出來,知道來者的目的於是把那些醫生護士給請了出去。

 

 

 

 

 

接著是例行的詢問檢查,然而高尾從來也沒有問過一句正經話,綠間一直以來總會有条紊的問出病人疼痛的點在哪、對高尾卻是棘手得很,問不出半點相關的,倒是話題轉著就又繞了一大圈,套不出他是哪裡在疼痛了,但是半夜經過他的病房卻又會聽見隱隱約約的痛苦呻吟。

 

 

 

 

 

之後的一兩個禮拜都是在打招呼、聊天度過的,綠間也漸漸的會在檢查時間之外的空閒時刻去高尾的病房,只是坐著聽著高尾說有趣的事情或提到過去,有時候也會被高尾耍,之後高尾都會露出很開心的笑容,綠間在心情還算不錯的時候也總是彈了他一記額頭就算了。

 

 

 

只是當綠間站在房門口,而高尾並沒有注意到時,綠間已經看見了高尾像是渴望飛翔的神情,不然就不會那樣看著窗外快樂玩著、奔跑著的小孩,或是聽著打著籃球的學生們的叫喊聲。

 

窗外是一片生意盎然,而高尾卻只能是看著、想跑步的雙腳如同被水泥封住得無法動彈,啊啊、籃球啊!在門外看著高尾對著窗外看似普通到了極點的場景發笑、接著皺眉,甚至到了最後無聲的哭泣落淚,到最後都會用束縛住他的那件代表病患的白衣袖口擦去那些淚水。

 

 

 

 

診斷結果出來了,治療很快就要到尾聲了

 

「美國目前年齡最大的奧運銅牌得主,2次戰勝這種病……」

綠間側坐到高尾的身旁,開始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小真?」高尾歪過頭,看著綠間的側臉,一臉正經的在自說自話。

「後來在72歲時還拿到美國帆船錦標賽冠軍なのだよ

 

 

「哈哈哈,小真你在關心我嗎?」聽著聽著高尾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個人真的是非常的擔心自己,不斷的在找尋成功的例子來告訴自己治療之後就會沒事。

「誰要你這麼晚來醫院,才會弄到得接受放射治療的地步なのだよ

 

 

 

「不過是個放射治療嘛小真…」

「吵死了。」

高尾試圖安撫意外比自己孩要在意的綠間,雖然得到了冷淡的回答,但是看到他推了推眼鏡,還有稍微上揚那麼一點點一點點的嘴角,大概就是他安心的證明了吧。

 

 

高尾滿意的起身,也側身坐在綠間身旁。

沉默了一會兒,綠間才緩緩開口問道「為什麼要哭?」

 

「啊、被小真看到了啊?」高尾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笑了一下,才又繼續說下去。

「……我是想著,好想和小真再打一次籃球」

 

 

「打球什麼的,什麼時候都能。」

綠間『就因為那種理由嗎?』的表情表露無遺。

 

 

 

「真的?」

「……嗯。」儘管有不好的預感,綠間還是答應了下來。

 

 

「那就現在!」

「啊?」

 

 

「就是現在!小真!」綠間突然被握住了雙手,看到站在面前與自己對視的高尾,滿眼閃爍著光輝,比起玻璃珠還要通透明亮,這是綠間印象中第一次被高尾這麼盯著看,不由得讓人覺得真的很美,比他所看過的所有化學結晶還要美,脈搏不聽話的加速了起來。

 

 

 

就像那天看到偷偷啜泣著的高尾,左心房除了隱隱作痛以外還有一絲莫名的悸動。淚滴自然而然的滑出高尾的眼眶,儼然讓人聯想起「魯珀特之淚」。「魯珀特之淚」長得像淚滴的模樣,是將融化的玻璃藉重力自然滴落進冰水中所製成。這種玻璃有種奇妙特性,無論怎麼搥打它的淚珠實心部位都不會損壞,但只要輕捏尾巴,就會使整顆玻璃體崩碎。

 

 

如果那個時候就用雙手去抹掉淚珠的尾巴,會潰堤嗎?

還是會像現在一樣閃爍著光芒呢?

綠間意外的很想看。

 

 

 

 

 

仍舊穿著長白袍的綠間被穿著病人服的高尾一路拉著跑到球場,靠著莫名的人脈報了球隊。

 

「嘿!小真!」穿著醫院的拖鞋,運球和跑步其實都不是那麼便利也不是那麼順暢,一下子便累得滿頭大汗,但是就傳球還是跟以往一樣俐落。

 

高尾像高中時期一樣,傳球速度抓得很好,準確而快速的傳到了綠間的手中,正當其他人還在想著才兩個人,又是孱弱的病人又是看起來斯文的醫生怎麼贏得了,就看到高尾近乎完美的傳球,接著綠間只是一個定神,用優美的姿勢就從三分線把球給投進了籃網裡,連框也沒碰著,讓其他人都著實嚇了一跳。

 

 

 

「小真Nice shot!嘿嘿!」高尾比出一個大姆指,瞇起眼咧嘴笑了起來。

綠間回頭看著高尾的笑容,覺得陽光很刺眼,但是比起陽光,高尾的笑容更加刺眼奪目。

 

 

又打了好幾場之後,回到了501病房門口就看到護士急得跳腳,診察時間就不見人影,這次意外的連綠間也被大罵特罵了一頓。

 

不知不覺打到了太陽都快下山了,橘黃而溫暖的陽光斜斜照進了病房,滿頭大汗的高尾倚靠在窗邊,用看起來很滿足的模樣笑著。

 

 

「高尾,替換的衣服なのだよ

「謝啦小真!嘿嘿!」

綠間遞過替換的新衣服,看著傻笑著的高尾,什麼也沒說的彎下腰來,仔細用右手輕輕抹去高尾眼角下的汗珠。

 

 

 

「小……真?」

高尾疑惑般的開了口,綠間覺得這樣微微張開的嘴正好是接吻的恰當好時機,沒能忍住便一口吻了上去,淡淡的給予了一個輕吻,並沒有更加濃烈的將舌尖推入,便離開了高尾濕潤的唇。

儘管沒有還沒有攪亂高尾的口腔,但這樣的一個吻反而倒攪亂了高尾所有的思緒。

 

 

「快去洗澡,會感冒なのだよ」綠間一手把毛巾放在了高尾的頭上後就走出了病房。

 

 

 

「……搞什麼啊,小真…說清楚啊。」回想起剛剛的吻,高尾的心跳還是無法平息,這下真的只能洗澡讓自己冷靜下來了。嚇得沒能來得及閉上眼的高尾仍舊在想著,小真的睫毛真的好長、好漂亮。

 

 

 

距離出院時間還有兩個禮拜。

突然被吻了那之後又過了兩三天,從那之後每天晚上查完房後,綠間便會在高尾的唇上附上一個輕柔的親吻。

 

 

 

 

「等、等等,小真!」直到隔天要出院的前一天晚上,高尾及時的用手攔住了差點就又要被奪走的唇。

 

「為什麼每天都來親我?」

 

 

 

 

 

 

 

問完後的高尾卻得到了綠間一臉『現在才來問?』的表情,讓他覺得又氣又好笑,雖然知道他的小真就是這樣的人,但是偶爾真的很想往他漂亮的臉蛋打下去。

 

 

 

 

 

「明天,出院再告訴你。」

 

丟下這樣的一句話,無防備的唇又被偷襲。

 

綠間又自顧自的就走出了病房,留下不知道會不會因為太期待而無法入睡的高尾。

 

 

 

 

 

啊啊、明天如果快點來就好了呢。

 

高尾打從心裡由衷的這麼奢求著。

 

 

 

 

 

 

 

 

 

但是一天過去了,又一天過去了。

 

還是沒能走出醫院。

 

 

 

 

 

 

 

501的病床已經被收拾乾淨,和高尾還沒住進來之前一樣。

 

枕頭沒有高尾枕過的氣息,棉被折疊的很方正,完全不像睡姿不正的高尾會維持的形狀,床鋪也一點折痕也沒有,就像新的一樣。

 

護士會覺得寂寞的吧,忍不住都能聽見她們高聲談論著高尾的話題。

綠間少見的私人服裝也私下被護士們討論了一番,除了醫師袍之外的高挑身材果然很引人注目,而且還是特別打扮了才到醫院一樣。

  

 

 

  

 

 

  

 

 

 

 

 

 

 

腳步聲來到501房門口。

 

 

 

「恭喜出院。」綠間就站在高尾曾經躺過的床旁邊,捧著一大束的向日葵,還是那張一號表情,向前跨了幾步把一大束的向日葵交到高尾的手上,一手提著高尾為數不多的行李。

 

 

 

 

 

 

 

「吶吶、所以小真為什麼要親我啊?」

 

「吵死了,不要問。」

 

高尾腳步輕快蹦跳的和一臉嚴肅的綠間形成對比,高尾的腳步輕快得一點也不像剛出院的病患,反倒是一臉沉悶的綠間更像是大病初癒的人。

 

 

 

 

 

 

 

「小真不是說我出院就要告訴我的嗎?」

 

「……因為感冒延後出院的笨蛋沒資格知道理由なのだよ

 

 

 

 

 

「是因為喜歡我嗎?」

 

「……吵死了……和成。」

 

 

 

 

 

 

 

高尾瞪大了眼睛,好像聽到了什麼十大不可思議之一。

 

想叫綠間再說一次的探過頭去,卻看到滿臉通紅的綠間,看來倒是做好了心理準備叫了他的名字呢。

 

 

 

 

 

「什麼事?真‧太‧郎?」

 

「什?!」

 

 

 

一直都很喜歡你喔!

賊賊的笑了起來,高尾早就能預料到綠間的反應,像整人大成功一樣,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擁抱著一大束跟他笑容相當燦爛溫暖的向日葵,綠間覺得偶爾被整其實也不算太壞。

 

 

 

 

 

 

如果當他知道向日葵花束裡面,藏著自己家的鑰匙,會不會反而覺得被整而嚇了一跳?

 

綠間難得愉悅得忍不住嘴角,笑了。

 

 

 

 

 

 

 

 

【完。】

 

 


 

 

 

總之我真的很愛綠高(!)

但是好像大家都覺得我沒那麼愛

太神奇了!!!(!)

 

 

                  By燁

,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碎言葉-Mieru-
  • 我還以為高尾死了QAQQQQQQQ
  • 嚇一跳了嗎~?(壞#

    【燁】 於 2015/04/27 17:24 回覆

  • 碎言葉-Mieru-
  • 已經做好準備迎接孤單的綠間了,居然又甜滋滋的打情罵俏(?)起來了超級錯愕的OAO雖然看到美滿結尾很開心,看到小小使壞的綠間也覺得超可愛的,但是──內心OS作者請還回我的眼淚啊......
  • 只好給一個BE還太太了ι(˙◁˙ )/(超過分
    一個讓人覺得窮緊張的結尾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燁】 於 2015/05/05 19:2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