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f世界設定(綠間:醫生)

  ※ 老梗有

  ※ 除了腦抽不大寫BE

 

  ※ 我感覺我有點腦抽了

 

 


 

 

 

 

「非常遺憾。」

 

 

 

 

綠間真太郎面對死者的家屬一向保持著理性以及公平的態度,沒有特別偏袒哪家的人,不會特別為哪家的人感到悲傷不值。

 

 

 

對於救貓而出車禍的好青年、年紀還小卻得了絕症的女孩、孤單寂寞一人哭泣著絕望的病患、甜蜜的情侶卻有其中一人就要離開人世之類的……永遠都是那樣沒有特別的表情、看似冷淡,直到最後也只給予家屬那樣的一句話語,而沒有特別說些什麼像是「人死不能復生請節哀」那種沒用又讓人氣憤的話。

 

 

像是覺得生命來就來、去就去,人類本來就會離開人世,沒有特別想法,一直都是那個模樣。

看到病患家屬也是冷淡極了,比起只會說著官方說詞,他的冷靜一句話更讓人覺得死亡這件事讓這個醫生已經感到麻木,或許總是扳著那副冷靜的臉孔,所以讓人還有一種不關他的事所以才那樣冷漠的想法。

 

 

反觀其他醫師會蹙眉、跟著感傷、嘆口氣,或對家屬說些安慰的話語、甚至是捐贈遺體之類的,或是有些醫師說著官方說詞不過為了錢財。

有時醫師們還會談論病人,病人的生日、身高體重、血型或過往,有多可恨、多可愛、多可憐,讓人感到惋惜,或是家屬有多悲痛、有時也會有爭奪財產的醜陋模樣,揣測著病人及家屬的想法、笑著。

 

 

 

只有綠間覺得無趣。

總在一旁冷哼,說「談論這些無聊事有什麼必要?」、「盡天命了。」接著其他醫師們便安靜了下來,再沒有人敢繼續說一句話,深怕又被他凶狠的瞪了,畢竟作為一個醫師,他的身高實在比其他人來得高、眼神比其他人不友善些,時常讓人懷疑這個人除了不屑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情緒。

 

 

 

 

 

直到那一天,有一個叫高尾的病患送到了他的手下,成為了他的病人。

 

 

高尾--高尾和成

501新來的病患,是個看起來很健康、有著烏黑短髮的男子,前一個房客也是相同的病因,已經過世了,得了第四期,急救了三次還是沒有阻止死神帶走他的生命。

 

 

在門前吸了口氣振奮精神似的,綠間直起了腰桿子,聽見門內吵鬧的聲音便蹙起了眉頭開了門直接進去,也不管以前開門前必須敲門的禮貌以及習慣了。

 

「哇喔!這不是小真嗎?好久不見了……なのだよ!嘿嘿……」

高尾的臉上沒有所謂『絕望』的情緒,看起來心境很平和並愉悅,模仿著從前他所熟識的那個人的口頭禪,然後燦爛咧開嘴笑著對綠間說道。

 

 

窗外明媚的日光直照著整棟病院,501病房的窗簾並沒有拉上被透析了進房內,彷彿神在憐憫著裡頭的病人,A床穿著白衣的高尾被投射來的陽光給照得像是光芒就從他背後散發出來一樣,看得綠間有些懵了,刺眼的光線讓他有些看不清楚高尾的笑臉,只是有種莫名懷念的感覺。

 

 

然而綠間並沒有訝異的神情、也沒有像一般人一樣見到以前老友就興奮的向前敘舊,只是如往常一樣冷淡的說了句:「這裡是醫院,不要吵。」

高尾笑彎了眼睛,像新月般那麼的柔和、讓人安心,像是如既往ACE的守護者。

 

 

 

對的,在畢業那幾年過後,綠間真的當上了醫生。

很厲害、很有名氣的啊!醫師白袍穿在他身上也是那麼的好看,不過對家屬說『病患已經盡人事了。』然後露出一臉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的表情走掉,家屬一定覺得心情百般複雜吧。

高尾默默的想像著那樣的綠間,笑了出來。

 

 

 

 

之後高尾意外的聽見了其他的醫生談論起綠間,說他冷酷無情、無血無淚,聽了不覺得想發笑,他嘛、不過是個傲嬌,要他多表示什麼是不可能的。

 

 

只有高尾知道,綠間其實並不是個無情的人,「非常遺憾」或許就是他給予的最大的安慰、渴望逝去的靈魂得到安息。

 

 

 

 

在高尾第一天入院仍睡著的白天,綠間像是想確認什麼的翻開高尾在床頭的病歷表,跟上一個病患同樣的病症名稱,用公整的書寫方式將七個字整齊寫在上頭。

 

 

 

 

    【何杰金氏淋巴癌】

 

 

 

 


 

【?】

 

  總之,不會太晚更這篇的w

總覺得板車組超級打動自己的就跳了一下坑,不過應該也不會跳太久Orz(!)

 

希望不要跟某人逆CP不然真的很不妙(!)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