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盜墓筆記同人】


 基本上瓶邪派看會是瓶邪
 邪瓶派看會是邪瓶(!)
 兩年前的產物請見諒Orz

 沒有特別明顯的CP出現
 實際上我自己比較偏向的CP就不多做討論了w

 感謝各位看倌w



 


 

 


張起靈,這個三個字不單只是一個人的名字,裡頭藏著秘密。 

賣了好幾年古董的吳邪到現在仍然摸不透,究竟張起靈在想些什麼、在看些什麼,說起來就是他是個比古董還要難懂的存在,但不知不覺他也像古董一樣,對吳邪來說不可或缺。 

 

吳邪不懂的事實在太多太多,例如他所眺望的藍天、例如他的一抹笑、例如他的一個吻,例如…… 

想著想著就微紅著臉的甩開了所有的想法,吳邪一點都不想承認自己想到的是,他靠近自己時嗅到的髮香是自己洗髮精的味道、他眺望遠方時專注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一樣的事實。 

 

悶油瓶,自己替他取了的小名,就像他的形象一樣悶,雖然一點都不像外表一樣是個拖油瓶,但卻也比張起靈三個字來得生動,詼諧帶點惡趣味,專屬於自己。 

 


只因張起靈這三個字,太沉重。 

背負著太過沉重的存在、用荊棘背負著過去。 

或像沉在水中那種冰冷,奪走一吸一吐之間的氧氣,那樣無法逃脫的窒息感參雜了一點悲哀。 

冷凝的透明感引人發顫,看著那樣像水一般晶瑩透徹的薄唇抿了抿,微啟道: 

「我是個沒有過去的人。」 

 

 

就像他所說的: 

『或許沒有真實的現在,也沒有未來。』

 

 

 

「如果我消失了,也不會有人查覺。」 

 我說,我會。 

無論何時何地、千年萬年、就算忘了你我名字,我都會發現,因為…… 

你在我生命中深深烙印的痕跡早已無法抹滅,你,一直住在我左心房。 

 

 


「我甚至不記得自己的名字。」

「我幫你記得,一直記得。」我說道。緊握那悶瓶子的手,他的手很大、很空虛,以致於過於冰冷。

這個人,是自己想要陪伴一輩子的人,就算沒有過去、沒有未來,或許個性就像他的手一樣冰冷得徹底,但是不想放開,夏天還可以去火呢!想著這樣有點不靠譜的賊點子便笑了出來。

「沒有未來,就一起去創造未來吧!」

 

那麼冬天就換自己來溫暖他吧,吳邪笑得純粹、卻是確確實實的溫暖。

 


一個倒斗的「地下業者」骨子裡能有多少文學氣質?

只是粗鄙、簡單的話語,多少吃了點筆墨,只管是如此也足夠,能夠被身旁的他給緊握,心已經傳達到了從前到不了的地方。

 

 

吳邪這才知道,他望著天空並非它太過於絢麗、並非它可以忘憂,

而是它太過於遼闊、太遙不可及,所以他才想從天空找出個答案。

 

他的眼,彷彿是娃娃被搶走的孩子,無辜、卻又不敢大哭。

 

 

 

對於找不出的答案是誰又失笑了,嘲笑的人或許是那悶油瓶仰望的天空,吳邪亦跟著抬頭注視著連片雲也沒有的晴空,摸不出個底。在那樣遙久漫長、四季幻變流瀉的歲月,能攜手相伴的又有幾人?能相視而笑、相互信任的又有幾人?


全心全意的將背後交付給對方、完全信任這個人的做法、相信這個人所做的決定,一直堅信,彷彿是宗教信仰深信不疑,總是遲疑的步伐也終將因為他而邁開。

 


那口悶瓶曾說過不想害死自己,但那又如何?聽見什麼就跳什麼、好奇心殺死九百九十九隻貓也殺不死的吳邪,怎會如此放棄?苦笑了笑、吳邪才開口道
「要死也會先栽在你手上啊、小哥、別消失好嗎?」

 


就算是被照顧一輩子、被嫌過於天真、被三叔認為吃裡扒外也會追著到天涯海角,固執著自己的意見,又覺得這樣的死腦筋讓人討厭也讓自己恨不得剝開看裡面的構造,心裡嘆著『吳邪啊吳邪、你終究敗在自己手下』

一點回應也沒有,吳邪正準備嘆了口氣,那雙漸漸有了溫度的手、突然有力卻不過分的緊握了自己的手,像是回應了前一句話、不讓那只是成為吳邪的喃喃自語,強而有力的告訴自己:「不會消失」似的。

 


 

那悶油瓶子的表情還是那樣僵得跟千年不壞的粽子一樣,那樣的死表情和完全不一致的動作,止不住那樣違合感的笑意,吳邪笑了開來。

 

 

 

心裡偷偷這麼想了



  『 這一秒選擇捨棄自己,下一秒開始學習愛你。 』


 



【後記】

 


  兩年前的產物Orz然後意外的、沒有後記!所以後記是新打的w

  劇情也不會到後半部,所以有衝突到的部分我也無法掌控Orz
  只是覺得既然都打出來了不放有點煩躁(!)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