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手好嗎?】Nico歌手同人【P蛇P】


  ※本篇全為架空!!!OU< 

  絕對非歌手本人發生之事,請勿把這篇文的內容等等的帶入現實,請勿讓歌手困擾 

  請不要在歌手部落格等地推同人文,這會讓作者和本人都很困擾噢! 

  簡單來說,全是作者妄想,不代表真實生活發生的事件,所以認真你就輸了(欸 

  真實部分單純為東方見聞錄那段話。

 

   先來個二コ二コ動画禮儀宣導O_<b 

·對於生放送的歌い手さん本人生顏截圖等,請抑制在公開場合張貼 
·
請勿公開放檔、求檔 
·
請勿在生放送、radio等場合過分強調海外組身份,愛是不分國界的哦 
·
在歌い手さん的一般投稿動畫中抑制過度稱讃、告白等的comment 
·
在一般投稿動畫中抑制生放送、radio等場合的相關捏他 
·
在私人場合外請盡量抑制腐捏他 
·
歌い手さん和我們同樣是普通人,請大家一同低調維護自己所喜歡的歌い手さん,畢竟fans的言行對於歌い手さん的聲譽也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如果留言的話我會很開心的QwQ(少在那邊


 

 

 


 

 


泰戈爾曾說:My heart, the bird of the wilderness, has found its sky in youreyes.

(我的心是曠野的鳥,在你的眼睛裏找到了它的天空。)

 

我在你的眼裡,找到了屬於我的天空,這麼說又太矯揉造作,對你來說太過不實際太過虛偽,在你的眼裡,又是否有只屬於我的天空?

 

 

 

SKY

 

 

好想對著天空吶喊。

 

 

 

 

『 SKY 』

 

 

 

 

天空的藍,是無垠的藍、是沉默不語的藍,是那伸手所無法觸及的高遠,連雲都遠離了大氣層奔走到太空去,是這麼個好天氣。

 

 

清涼的風析過米白半透明的窗簾,如女孩的群擺微微掀起,你被迫聽著不甚悅耳的鳥鳴,吹開後的窗簾,讓一絲光線便這麼大剌剌的襲上沉甸甸的眼皮,你覺得有些刺眼,囁嚅著什麼便翻身將蓋在身上的被子覆在頭上,伸出手將即將響起的鬧鐘按掉,閉上眼想偷幾秒的閒。

 

 

隨即又興奮的從床上彈起,今天是不容許自己遲到的那個日子。

 

 

約好的一起逛逛街、一起吃頓飯,自己卻又偷偷想像了趁亂牽起他的手,他也會回握的情景,你是多麼喜歡他的那雙手,潔白、纖細比一般男孩子還要更柔軟的手,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總會被他巧妙的避開。

 

演唱會上也好、後台也好,私底下有時也是剛觸碰到指尖就收回去了,甚至連夢裡,說了千遍萬遍說到快爛的話語,多少次朝著他用力的微笑、招手,卻被他無視的樣子,這樣的夢比惡夢被鬼追還討人厭。

 

 

 

也因為這股焦慮感,ぽこた正式成為特別有著黑眼圈的吉娃娃。

 

 

 

「蛇足さん,就這麼討厭和我牽手嗎?」呼了口氣,你望向明亮乾淨無雲的天空,而天空看似笑了卻沒有代替他給你個回答。

 

 

只是獨自藍得很燦爛,燦爛如三月溫暖溶化白雪的朝陽、如角落默默綻放卻亮麗的無名小白花,如同那個你始終無法忘懷的笑臉,嘴角那麼一上揚你的心也就被那麼勾走了。

 

 

 

遠遠的、深遂的、湛藍的。

 

 

 

 

攀在手上的錶滴答走,但你卻覺得那只錶從一開始就壞了,時快時慢,總是在你覺得最快樂的時候突然「咻-」的一聲轉到了傍晚,又在他不理你的時候秒針緩慢的像是根本沒移動過,你怪罪它、敲打它,而你的錶卻從來沒抗議過它的無辜。

 

桌上你特地擺的玫瑰像是竊取了他的笑而顯得嬌豔,竊取了他臉上喝醉的駝紅當作了自身的鮮紅,啊啊、可惡的玫瑰啊!邪惡的將他所有的美好一切都給盜竊了。

 

 

ぽこた沒來由的忌妒起這朵玫瑰,無辜艷麗紅嫩看似嬌笑起來的玫瑰。

 

 

 

你想學他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然而望向沒有開口的他,不過三秒終究還是忍不住的寂寞的跑到他面前蹭了蹭,像狗兒一樣嗅了嗅他的領口和頸子,全是淡淡的香味,香水?古龍水?還是只是單純的肥皂味?

「說說話嘛、一個人好寂寞不是嗎?」早已分辨不清楚,等待他將自己推開,而他卻沒那麼做。

 

「又不是小孩子。」輕笑了出口,放任吉娃娃在自己身上蹭著、嗅著,只是時而真被鬧煩了,就伸出手彈了下他的額頭。「還害怕一個人?」

 

 

 

『害怕沒有蛇足さん的世界。』空洞且無趣。而你並沒有說出口,而是笑笑的將這份膽怯藏在心底,因為絕對不會被這個人拋棄,想著便整個人摟上了蛇足的肩。

 

 

 

這次被捏了手背,痛得你直呼饒命,依依不捨的將不肯安分的手從他的肩膀上移開,又突然想起了一同演出了東方見聞錄後一直有個問題,那時候的台詞,說了就算ぽこた是機器人,ぽこた仍然還是ぽこた,不會改變什麼。

 

 

「蛇足さん說的是真的?」眨著眼睛,期待他回應,就像是回應你對他的喜歡,想知道他對自己是怎麼想的,對於ぽこた這個人是不是像劇中的台詞一樣,什麼也不會改變,朋友也好、戀人也好,如果能這樣子一直走下去最好。

 

 

「你是機器人?那把零件拿出來給我看看,順便修一修你壞掉的腦袋。」

 

 

「打開心的鑰匙在蛇足さん你的手上唷!」

 

 

「原來打開之後腦袋就會壞掉嗎?」

 

你暗笑了他的毒舌,和依舊那麼充滿不在乎的口吻,但總是拐個彎又回到你身邊,彷彿無論怎麼打轉終究不會脫離太陽的行星,癡癡的笑了起來,額頭又挨了一記。

 

『ぽこた?ぽこた像太陽一樣。因為很刺眼,禿的關係吧。』

耳邊響起了那天的話語,過分之餘竟意外的充滿著甜意。

 

 

 

 

「蛇足さん、我們牽手好嗎?」

沒有親吻、取代而之的是將自己的右手緊緊握著他的左手,習慣性使用的手緊緊相扣,像是比什麼都還要來得重要,把最重要的手交給對方,自此就結下了永恆的羈絆。

 

 

 

 

只要三文字,就能傳達想給你的話語;

只要三秒鐘,就能將你的手握入手中的話語啊……

 

 

 

 

『 SKY 』

 

 

 

 

 

 

『  』

 

 

 

 

 

 

 


 

 

 

後記神馬的大概不重要,不過還是要講講,口咩啊大家Orz

身體不好連腦袋也不好,想生文又懶惰的,這次走輕淡路線(有臉講這種話

 

然後是很喜歡S‧K‧Y這首歌於是連著七夕一起發了,悲劇拒絕掉w 

 

糖不要吃太多會蛀牙(?

閃光不要放太大會被詛咒(!

有任何訊息歡迎投訴(!)

請洽下方留言版或噗浪聯繫Yo!

 

祝各位七夕情人節快樂\(^^)/

 (每次都披著P蛇P的皮然後其實CP都只有前面兩個成立Orz

 

 

                 By燁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