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Good-byeNico歌手同人【PP

 

  ※本篇全為架空!!!OU< 

  絕對非歌手本人發生之事,請勿把這篇文的內容等等的帶入現實,請勿讓歌手困擾 

  請不要在歌手部落格等地推同人文,這會讓作者和本人都很困擾噢! 

  簡單來說,全是作者妄想,不代表真實生活發生的事件,所以認真你就輸了(欸 

 

   先來個二コ二コ動画禮儀宣導O_<b 

·對於生放送的歌い手さん本人生顏截圖等,請抑制在公開場合張貼 
·
請勿公開放檔、求檔 
·
請勿在生放送、radio等場合過分強調海外組身份,愛是不分國界的哦 
·
在歌い手さん的一般投稿動畫中抑制過度稱讃、告白等的comment 
·
在一般投稿動畫中抑制生放送、radio等場合的相關捏他 
·
在私人場合外請盡量抑制腐捏他 
·
歌い手さん和我們同樣是普通人,請大家一同低調維護自己所喜歡的歌い手さん,畢竟fans的言行對於歌い手さん的聲譽也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如果留言的話我會很開心的QwQ(少在那邊

 



 
你有過那種感覺嗎?愛上一個人卻又不想告訴別人,
只想把這份感情當成秘密放在心底,因為你以為別人是不會懂的,
或者是因為太喜歡了,於是捨不得說而已,可是終究辦不到,因為愛的那樣明顯,
就算嘴裡不說,但別人就是感覺的到......曾經有過那種感覺。
 
 
 
不意外的典型例子發生在你身上,大家沒有開口詢問、也沒有說任何反對你的話語,除了最好的幾個好友,
對於你的樂在其中有所表示,不外乎是支持、鼓勵,不過也有人勸你放棄,只因為你和他的感情實在是過於曖昧、太過於模糊不清。
 
這些你都知道,不過你偶爾也是想逃避,不如你外表堅強的跳脫一切。
 
就像你從來不會問他愛不愛你,就只有你說你愛他、你最愛他,還有,你真的很愛很愛他。
 
但你不會告訴別人你有多愛他,你甚至也沒有告訴過他,你對他的愛,是那樣的深,大概比那條馬里亞納海溝的查林傑海淵還要更深遂,他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不知道對他的愛已經無法自拔到了心會痛的地步。
那樣的深處怎麼碰觸都會讓你覺得痛,所以你選擇忽視他讓你疼痛的話語,裝傻什麼的都好。
 
 
但是你還是耐不住吉娃娃的寂寞,就算被傷害你仍然愛著那樣的他,總是毒舌的他。
大家不理解你對他的執著,甚至可以說是極深的執念、就連他也不明白,只有身為吉娃娃的你懂。
 
 
チワワ
吉娃娃
Chihuahua
 
這樣小型犬的性格忠誠、機警、聰明,說是機警倒不如說是有點神經質。
或者說是,害怕失去什麼的,所以特別機警,例如害怕失去飼主的微笑、害怕失去飼主的褒獎、害怕失去寬大的手掌,更害怕失去你。
 
 
 
「吶、蛇足さん,今天我們一起喝酒吧!」所以選擇纏住他,最好是忠犬般的24小時隨傳隨到。
「我還沒有餵モカ。」
 
「那去蛇足さん家喝酒吧!走吧走吧!」正式踏入家門口後甩也甩不掉的忠犬。
「……酒由你去買。」
 
 
以為自己的死纏爛打對他來說已經失效的你,睜大了本來就不小的眼睛,黑溜溜、水亮亮的黑水銀在白水銀裡閃爍、轉呀轉,然後大聲的回答他一句好。
這樣就夠了吧,有他在就夠了、你能在他身邊就夠了,光是這樣就很幸福你並不奢求更多,你不懂他們一個個勸你放棄的人是為了什麼,至少你很滿足於這一點。
 
 
 
只是當你瘋狂、當你醉在他家柔軟的沙發上、當你朝著他臉直笑、當你再也忍受不住心中那份野性,捧著他的臉讓你的唇靠上他的唇那一刻,你忍不住落淚了,
整個世界就要崩壞,你自責自己,就怕以後的關係因為這樣一個吻便打破,他將會再也不理你,你也再也見不到他,他會知道這個吻不是一個玩笑。
 
世界開始狂妄怒號崩毀,你的心痛得如揪成一團的廢紙,被他狠狠丟進垃圾桶,於是你哭了、即使如此還是拉住他的衣角,像是乞求他把這當成一個玩笑,口中卻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說著「愛你」。
 
 
你害怕,
你再也不是ぽこた
他也再也不會是你的蛇足さん
再也不會,Never
你懂,像永夜那樣漫長的疼。
 
 
 
「ぽこた你醉了。」
於是你情願哭得像個孩子,奢望他能再給一個同情、甚至卑微的一個憐憫都行,就當是開玩笑,但你無意承認那是你醉了而胡言亂語,甚至是對其他人像對他的行為,因為全世界你只剩下他了。
「是,因為你我醉了。」不要丟下我─‧‧‧ 你最後張開口的弧度小到讓人無法察覺,喃喃自語般的音量,在貓躍過你的傷心難過、踏到沙發上蹭了你受了傷的心口後,被無限擴大、擴大。
你不希望連好朋友也當不成的關係,更不希望他踐踏你對他的愛意,不希望他認為你是醉了才做那樣的舉動,於是你試圖用你的唇再次碰上他的。
 
 
貓一躍而下,你卻沒有預料到他會推開你,狠狠的將你推開,如同那隻名為モカ卻跳遠離你的貓。
 
 
你的肩膀殘留著他推開你的餘溫,你突然苦笑起自己的愚蠢,暗自諷刺自己的愚笨,右手撫過左肩餘溫後滑至你的心口。
 
 
「討厭吶蛇足さん,肩膀好痛呢,對不起我又喝醉了,我還是回去吧。」
 
仰起頭,你笑得依然燦爛,像是剛剛的痛、傷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唯一沒有帶走、出賣你的是眼角仍然掛著的淚,而他彷彿看到那樣的淚珠就要自你蒼白的臉龐上墜下。
他沒有挽留你的離去,直到你笑著關上門,靜默的空氣仍然在你待過的那間房裡回蕩。
 
 
 
 
你逃走了。
懦弱的逃走了,你懊悔不已卻又不敢接近,覺得這份才要開始發酵的戀愛心情就要分手、枯萎。
如同正含苞待放的花朵倏忽凋謝。
 
 
 
 
 
正當你跨出平靜的街道,準備與世界的繁華交接,背後傳來著那樣的聲音,忘不了的聲音。
「我喜歡的是不會逃避的ぽこた,你是嗎?」
 
 
 
 
 
在喧鬧咆嘯繁華似錦的都市叢林中,你覺得周圍是那麼的恬靜,連同你的心也靜了下來。
「自己說不會放棄的ぽこた不過如此啊?」耳邊唯一有的是他的挑釁。
 
 
難得的這個夜晚,車忽然多了起來朝你們側身而過,你多麼渴望車潮和人潮再多一點、多麼希望他們能夠將你們用力的擠在一起,讓你能夠擁著他,大力的擁著對你來說有著太多重大意義的他。
 
 
 
你想這麼做,而你也確實這麼做了,不依靠車和人潮的力量,伸出手臂將他擁入懷中
稍嫌冰冷的鼻間蹭了蹭他的頸窩間,耳邊是他像是奔跑追上的喘氣因而笑了出口。
 
 
 
 
吸了吸鼻子,你的笑伴隨著濃厚的鼻音,震動聲帶輕巧的頻率。
 
 
 
 
   『真的,好愛你喔。』
 
 
 
 
 
  Never Good-bye
  Never SAY Good-bye─

  後記:
 
我期待的某個人的生日快到了,雖然當天我無法早點回家
還有這之中發生了很多事情,能走過來真的謝謝大家ˊ
很多文都還沒有放出來真的是對不起www
打這篇的時候其實在想如果是悲劇大家會覺得怎麼樣(當然是把你打死啊
唔喔總之希望大家看得開心OwO/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