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寂寞Nico歌手同人【PP 

 

  ※本篇全為架空!!!OU< 

  絕對非歌手本人發生之事,請勿把這篇文的內容等等的帶入現實,請勿讓歌手困擾 

  請不要在歌手部落格等地推同人文,這會讓作者和本人都很困擾噢! 

  簡單來說,全是作者妄想,不代表真實生活發生的事件,所以認真你就輸了(欸 


   
先來個二コ二コ動画禮儀宣導O_<b

·對於生放送的歌い手さん本人生顏截圖等,請抑制在公開場合張貼 
·
請勿公開放檔、求檔
 
·
請勿在生放送、radio等場合過分強調海外組身份,愛是不分國界的哦
 
·
在歌い手さん的一般投稿動畫中抑制過度稱讃、告白等的
comment 
·
在一般投稿動畫中抑制生放送、radio等場合的相關捏他
 
·
在私人場合外請盡量抑制腐捏他 

·
歌い手さん和我們同樣是普通人,請大家一同低調維護自己所喜歡的歌い手さん,畢竟fans的言行對於歌い手さん的聲譽也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如果留言的話我會很開心的QwQ(少在那邊

 

 


 

  如果把你比喻成sisyphus(西西弗斯),大概也沒什麼不對吧。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無止盡的、在他人的眼中只是愚昧的行為,你卻對此樂此不疲
例如總是對他一貫的騷擾、一貫的貼近,然後不斷被拒絕、不斷被冷言冷語,雖然不到嘲諷,但也沒有到張開雙手去擁抱你的階段。

 

尼采口中所謂的「永劫回歸」就是在形容你這樣的人吧,明明知道你的愛會得不到回報,卻執意要施予他那樣溢滿的愛,明明知道開口得不到希望得到的回音,還是跟他說了無數次的「我愛你喔」你得到的仍然只是面對空牆的迴響,離越遠、聲越大,就像你們之間的距離一樣,越遠、寂寞的時間越長。

 

 


「喜歡你。」

 

 


「我好喜歡你───

 

 

 


「我愛你、蛇足さん」

 

 

吶喊出的字句,隨著口中的白煙逐漸凍結在空中,瞬間消逝在空洞的房內,惟獨在耳邊的那句話,無盡在幽暗中輪迴。

「不可能,你知道我們之間有太多的差異。」

 

 

這是一種變相的拒絕對吧,你這麼想著,難過於他這樣的拒絕,不懂彼此到底有什麼差異,同樣都熱衷於唱歌、參加同樣的活動、搶同一隻麥克風、彼此心靈相合,就像去年你生日的時候那封簡訊上的"手羽先",或者說是、彼此的差異太大了,例如他喜歡的是慵懶的躺著、你卻喜歡蹦蹦跳跳,他總是沉默寡言獨自靜坐、你卻是到處結識和騷擾,或者是他偶爾的小孩子氣和總是收斂的話語、你長久以來養成的裝可愛習慣和卑猥的話語……之類的。

 

 

我們之間並沒有差異,請不要在我們之間設限,好嗎蛇足さん?

 

未開口的話語,在你想到你們的生活方式孑然不同後住了口,笑了笑之後,你道過了歉,你不知道你怎麼了,一向勇往直前的你這時候卻退縮了,這不是ぽこた。

你想著,這已經不是以前的ぽこた了,現在的ぽこた怕受傷、怕極了痛,怕被拒絕後當不成朋友,怕就這樣失去了他。

 

 


在惡夢中醒來,ぽこた發現窗外的天空亮了起來,心中對於黑暗的恐懼卻沒有因此減少一分,跳下床拉開了窗簾,晨曦穿透透明玻璃射出一圈溫暖的領域,那樣的光有些霧矇矇的,是翻來覆去的時候,揚起的灰塵還沒有沉澱下來,像自己的心一樣起伏不定。


無力的垂下手臂,嘆了口氣,絕對、不能被誰看到現在這樣失落狼狽的模樣,。
因為自己一直都是很有元氣的不是嗎?那個不管被擊敗幾次都不會被擊沉的ぽこた到哪裡去了呢?


一直以來合作的生放送都是那麼的快樂、騷擾什麼的也都是笑笑就過了,嘛啊、終究是無法確切的把情感傳達。
消沉什麼的、太不像自己,ぽこた嘲笑自己的感情、嘲笑著自己的膽小、嘲笑自己完結了的戀情。


「那就再找一段新戀情吧!」
握起拳頭,ぽこた換上了外出服,不去想今天的聚餐會有多尷尬,只要想著回到以前的自己、回到那個笑著往前衝,直言不諱的自己


「吶、田所你說好不好?」
不甘寂寞的抓起了自己心愛的狗娃娃,輕輕壓著的觸感是如你所想像般柔軟,如同三月紛飛花瓣就如同你想像他的唇瓣。早就料想到娃娃不會回你,有些洩氣的你也只能勉強笑著將它放下,抓著家裡大門的鑰匙走出家門

「對不起,田所、我也讓你寂寞了呢。」

 

 

 

 

ごめンねー

 

 

 

 

明明沒有遲到的你,到了聚餐地點卻看到桌上擺滿著酒,根本是一群酒鬼的歌手們、或者說是朋友們,拿到杯子就猛往嘴裡倒,像是無底的井正吞噬著所有水性的物質,
看了是哭笑不得,雖然自己也很愛啤酒,但是那樣喝,真的沒問題嗎?

 


「喂!ぽこた你也太晚來了吧!今天Fooさん請客喔!快一起來喝啊!」
正當你傻愣於眼前這片不可思議的光景,不知道是誰叫住了你,告訴你這個對你來說不知道算好還是壞的消息,
你只好喔了一聲然後笑著說「我馬上來囉!」

 


然後去逼迫自己無視在角落和其他人笑鬧的蛇足,強迫自己去忽視他笑開後彎成月形的眼、啜飲啤酒而勾起的唇有多迷人,
或者是他今天的頭髮撥的角度比起前幾天更斜了一點、鞋子是他幾個禮拜前新買的、漂亮的手指上多了一小道令你心疼的傷痕,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朝思暮想的、就在眼前,你卻碰不到。

 


酒是苦的、你不怕的一灌再灌,直到總是遲到的clear在你喝了快半小時之後到場,你才笑著拿著啤酒走過去和他打了招呼,不過你一點也記不清楚你說了些什麼,只知道clear說你醉了,然後慌慌張張的要求蛇足送你回家。

大概是酒精作祟吧、真的是一點也不忌諱的你,就這樣逕自走到蛇足的面前,陽光的笑開了,然後將雙手舉到胸前,像乞求的吉娃娃一樣搖動右手。
「吶、帶我回家吧?帶我回家ー わんわんー」

 

 


わんわんー

 

 

 

其他人在一旁大笑,說你表演的像極了被丟棄的狗兒在找飼主,然後開始徵求紙箱子要把你裝在裡面,Fooさん笑得無奈並搖了搖頭,開始把大家一一趕回去,特別是幾個發酒瘋特別徹底的還喊著喝不夠,直到最後整個店裡只剩下付錢的Fooさん、遲到的clear和你們兩個人,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意外的蛇足,本以為他會是醉到說不出話來、昏昏沉沉的被大家載回去,想一想他不是那種不冷靜的人、醉也是醉得能讓自己在混亂中清醒,不像自己,徹底瘋狂的亂醉了、對於自己的情感暈眩了,ぽこた有點想哭,真的只是有點。
「我先把這傢伙帶走囉?」


沒有等其他人的回話,蛇足動手將ぽこた攙扶著半拖半拉的跩出店裡、帶到ぽこた家門口

 


「鑰匙呢?」蛇足無奈的嘆了口氣,盯著眼前看著自己發呆的ぽこた,提出了建設性的發問,儘管一點也不確定他是否能給個正確的回答。

「好像在、在哪裡呢?啊、這裡!」你頭昏腦脹的看著他過於近的臉發呆,想到他的提問,不想被他的飛拳打中的你趕緊從大衣左邊口袋拿出了鑰匙,雖然你覺得被他打大概也是種幸福。


開了門後的你,並沒有立即進去,嘛、怎麼可能會有一段新戀情嘛!因為你看、被燻醉的自己仍然有多愛他,連窗外的月都是漂亮的月牙色、這麼想著的你,就這樣站在門口,看著天上的月發起了呆來。

 

「你在幹麻?不進去?醉得……」臉都紅極了連體溫都是如此的沸騰。蛇足還沒說出口的話,在ぽこた想也沒想的擁抱下被吞沒,時間已經是午夜所以沒有任何人踏過那片過分安靜的土地,所以在耳邊的私語,大概還是會傳到那輪漂亮的明月上吧!

 


「在想你、我還是愛你,不管你覺得我們之間有多大的差異或不可能。」
酒氣帶著有些想哭的語調,輕輕的、悠悠的跟著口中吐出的氣息吹到蛇足的耳邊,孩子氣的言語牽動著沒說出口的情緒輕輕震動耳膜。
「不是說了,只要是我想,就一定會去試試看嗎?我現在已經試了、試了好多遍、好多遍,所以、所以……

 


「所以你從不失敗。」蛇足打斷了ぽこた的話,「到目前,一次也還沒有。」


「但是我、對你……

 

「你還不懂嗎?你還沒有失敗過、一次也沒有。」

 


ぽこた瞪大了眼,剛剛喝得爛醉像是場夢般,只有耳邊那樣一句話,像跳針了的唱盤不停重複。

 

「吶、蛇足さん我愛你、我愛你、我愛……」被酒燻紅的ぽこた帶著天真的笑、直直衝著蛇足來,讓他猛然覺得你如早晨太陽刺眼、溫暖還稍嫌黏人,例如他想躲避過熱的太陽時,卻無處可逃,你就是那樣讓他無處可逃的人。

 


「你想在一天之內多失敗幾次嗎?」毫不客氣瞪著眼前太過開心孩子氣的你,你卻絲毫不在意的繼續放肆的笑語。

 

「可是、真的、真的很愛你嘛!蛇足さん!」附帶幾個討好般的吻,在他也有些紅的臉上、頸邊、耳畔。

 


「好臭、不要靠近我。」
「蛇、蛇足さん!」


你急著想抱住逃脫的他,卻沒注意到,轉過身後的他,嘴角笑得有多麼的甜。
當然,這件事只有在你床頭櫃上擺的狗娃娃-田所才知道。

 

 

 


今夜,我們都不寂寞。

 

 

  

 


註解:西西弗斯:希臘神話故事裡被懲罰的人,將石頭推到山上便能獲得自由、卻總是到一半石頭就滾下了山,自此一直做著同樣的事。

 

 

 

感想:

  

    打了四、五篇PDP文結果到現在才真正打完一篇Orz

    下一篇是大會議的粉雪相關

    萌到我差點在家裡不自重尖叫出來(結果啊的一聲聽起來超像我被嚇到Orz)

    想打的文太多了!只好打天了!(誤很大

  

    總之,在這邊也謝謝大家觀看(土下座

    如果能幫忙挑挑錯誤就太好了w

    這篇實在太臨時了www

  

  

  

                 By 燁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