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距離戀愛 】

  

蛇足xClear 

 

 

  全是作者妄想,不代表真實生活發生的事件,所以認真你就輸了(槓

 

 

  

   先來個二コ二コ動画禮儀宣導O_<b

·對於生放送的歌い手さん本人生顏截圖等,請抑制在公開場合張貼 
·
請勿公開放檔、求檔 
·
請勿在生放送、radio等場合過分強調海外組身份,愛是不分國界的哦 
·
在歌い手さん的一般投稿動畫中抑制過度稱讃、告白等的comment 
·
在一般投稿動畫中抑制生放送、radio等場合的相關捏他 
·
在私人場合外請盡量抑制腐捏他 
·
歌い手さん和我們同樣是普通人,請大家一同低調維護自己所喜歡的歌い手さん,畢竟fans的言行對於歌い手さん的聲譽也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_______________底下是很不重要的正文_______________

 

  「沒有我不能做到的事喔,就讓你們看看我真正的實力吧。

孩子氣的你,突然冒出的這句話,像是下定某種決心去做什麼事的,想到用著那種意外認真且附帶倔強、頑童語氣的你,Clear不自覺笑了,闔上小筆電關上了燈 『 おやすみなさい、蛇足さん 』 彷彿是睡前的祝福、向你道過晚安。

 

 

  Clear笑了,輕輕的、柔軟的綻開笑容,而你,卻開始害怕他的笑容會從你手中溜走──怕那就是你唯一辦不到的事情,即使你想逃避,也得承認,你僅是害怕你抓不住他,那個過於乾淨的存在--Clear

 

尤其是當你剪了頭髮過後,他總避開你的視線,但你卻始終沒能看見他臉紅的摀著左胸口,始終錯過他害臊自己心跳又加快的可愛話語,你禁不起他微妙的遠離,因為你不過是一個33歲兒童,年齡不算什麼,對,你的年齡如你所說的「約一約就是11歲」罷了,儘管你現在的獨佔慾是約一約只有3歲的狀態。

 

 

就算如此你仍希望Clear能如往常一樣,期盼透明無色的笑聲能穿透都市的塵囂充斥你的耳畔,徹底清靜那叫鬧喧囂汙穢的怒號;盼望那雙纖白的手能撫平你因為工作壓力而蹙起的眉頭;渴望,甚至是奢望那溫柔水潤的唇能吻去你心裡的憂慮──

 

Clear,你討厭我了嗎?】為什麼不看著我的眼睛?為什麼總背對著我? 諸如此類的,吞下吧。

蛇足這麼想著,一封簡訊後闔上疲憊的雙眼,將手置於溫熱的眼皮上,啊啊、總覺得心中少了些什麼、柔軟的心房刺痛著,那樣闔上眼,就好像、隔離了全世界,隔離了和Clear的距離,事實上只是一個閉眼休息的動作而已。卻讓蛇足開了眼,

 

 

 

   啊啊、焦躁的遠距離戀愛

 

 

               然後徹夜未眠。

 

 

 

你已經分不出是什麼時後進入夢鄉的了,大概是在早上收到簡訊的手機聲響,然後你發現是Clear回傳給你的訊息後,只是你並沒有看他的內容,單純覺得一切都結束的閉上了眼,希望那只是一場夢,然後就這樣讓你徹底與世隔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收到那封簡訊,是隔天的早上,在Clear刷完牙,正換上上班服之間的一個恍惚。

蛇足さん怎麼了呢? 心裡五味雜陳的擔心著,一回過神就整顆小腦袋瓜裝滿著蛇足的臉、蛇足的笑、蛇足那低沉好聽的嗓……

還沒想完的你,甩開了自己的回想,看了看手上的錶,三分鐘後的公車可是不等人的。

 

 【下班後,我去找你。蛇足さん、等我喔。

不要亂想、不要給自己壓力、不要什麼事都一個人想著,吶、不是沒有什麼事是你做不到的嗎?你一定可以的…蛇足さん Clear懷抱著那樣的心情,按下傳送的字樣跑出了家門,儘管你並不知道,那個收到的人連看都沒看的睡著了。

 

 

  老實說,Clear很後悔自己按下送出鍵,因為此時的自己左手一袋食材、右手緊握拳頭,考慮按下電鈴的時機,實在不知道如何面對蛇足,自從蛇足剪了頭髮之後。

 

那雙眼少了多餘的捲髮遮蔽而更加明亮吸引人,盯著自己看的時候總讓他心跳漏了一拍,所以一直逃避來自於蛇足的灼人目光,用力甩了甩想了太多的頭,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按下了電鈴。

 

「……?」雖然已經認命的等著那攫人的目光出現,卻遲遲沒等到那低沉而沙啞的嗓音出來應門,但你沒有太多的考慮,而是直接的從左邊胸前的口袋拿出了這個家的備份鑰匙,然後你突然的覺得這樣的這個家,不像是只屬於蛇足的家,而是屬於你們兩個人的家,就兩個人,你和他,想著便不由自主紅了臉,有點害羞、有點為難的你,轉開了門把。

 

  於是你踏著似貓輕巧的步伐,側身溜進了屋內,又輕輕帶上門阻絕過冷的空氣、阻絕那些打擾,而門內傳來的貓叫讓你輕輕的笑了,然後你望向正倒在沙發上熟睡的他。

「噓……」你俏皮的將食指放在柔軟的唇上「モカちゃん不要吵醒蛇足さん喔!」而名為モカ的那隻貓只是回報如同你進門的那聲貓叫。

 

 

 

啊、睡著了。

只有這個時候看起來特別天真可愛,而且這個時候看起來也不是特別的エロ。

 

Clear覺得,蛇足孩子氣喚著自己的名字時十分可愛,有種慵懶、沉醉,帶有點迷幻的色彩。

讓你害臊的便是那雙眼,眼神流瀉著對事物的執著、對你的溫柔,以及只有你才能獨享的溺愛,如春風畫過臉頰舒爽、如朝陽輕覆眼皮溫暖、如絲絹貼身柔軟,然後你不知不覺得就這樣望著他,笑開了你的嘴角,直到你愛的那雙手帶著細長有著粗繭的指腹滑過自己的唇,而你卻害臊的躲開了。

 

 

「蛇足さん、醒了?」臉上的熱度讓你幾乎以為自己是被放進烤箱的食品,一點一點的增溫,不曾遞減。

「不,我在做夢。」一眼就看出了你的害臊,他卻一臉寫著"說我是小朋友也無所謂喔"惡質的將你攬入他的懷裡,聽他沉穩規律的一聲聲心跳『噗通、噗通』就像你的心跳聲一樣。

 

 

啊、他是否發現了你跳得過快的心跳?他是否查覺到你臉上的緋紅如新鮮的紅玫瑰,愈發紅嫩?

Clear這麼想著,但又決定把一切歸咎於自己多心,卻完全忘了,在自己眼前的人並不是ぽこた更不是其他人,而是エロ魔王蛇足殿下啊。

 

果然,得擁在懷中才有真實存在的感覺啊、但你懷中的人卻不怎麼安份。簡直比你家的貓更皮,於是你做了個決定讓那隻不安份在你懷中竄動的貓安定下來。

 

 

「說點什麼吧、"蛇足さん我好想你"之類的。」你慵懶的撐起身子,直直望著逐漸紅了臉的Clear,你堅信那是你最棒的美夢,不願意醒過來的美夢。

「…………バカ」這是在捉弄他麼?他才不是弱小的貓呢!只是現在連一句話也無法反駁。

 

 

幼稚的小朋友心態作祟、像是滿意Clear那樣可愛的反應,你笑了,不是前幾天的苦笑,是真切的,好幾天沒看到你笑了,Clear回報你的則是愣了三秒,又鼓起了腮幫子不滿你這樣的惡作劇,很讓人害羞的啊蛇足さん

 

 

「想我嗎,Clear?我好想你、吶、想我嗎?」丟給他的問句你並沒有讓他回答,你有些乾澀的唇直接印上他正想開口的唇,甜甜的,像是吃到蜜糖的孩童,你樂此不疲的時而啃咬、時而舔拭那塊糖,直到他受不了你所給予的熱度──快融化他的熱度,你才依依不捨的從唇邊移開,頓時空氣充斥著曖昧的喘息、曖昧的熱度、曖昧的光線投射曖昧的兩人,眼中的霧氣水波漾開了莫名的情愫。

 

 

 

「不想念喔,蛇足さん」他輕笑像是在嘲笑你突然的錯愕,而你也確實的收到了那樣的惡意

「因為現在已經見到面了嘛、想念什麼的,現在,就都沒有了喔。」Clear仍然笑著

 

 

 

你突然萌生其實你是一朵向日葵,而你的太陽就是他的錯覺,就像你總注視著他栗色的髮,然後你有那麼一瞬間誤會了太陽的顏色,其實太陽並不是栗色。

 

什麼時後就已經離不開視線了?一秒也捨不得分心,清澈的、透明的、栗色的,即使他這顆太陽的熱度會使你燃燒,你也不惜為他化成灰燼,只為博得陽光裡的溫柔。

 

 

 

這樣想著的蛇足陷入沉思,Clear這也才想起了一開始的目的。

「我討厭蛇足さん喔。

「欸?」

「討厭每次都把事情放在心裡不和我說的蛇足さん,又任意猜測我心裡的感受。Clear邊鼓起了腮幫子,又嘟起嘴,這樣的Clear很可愛,蛇足由衷覺得,為了這種事情而耽溺也只是一瞬間的事,但他卻一點也不會這一點擔心,因為那早就是他的所有、他的全部。

 

 

「所以蛇足さん……你有沒有認真在聽啊蛇足さん,我說我討厭你喔!

「嗯,我知道。」"所以我會讓你再一次愛上我"之類的,自信滿滿孩童般的言語,全部吞沒在下一個吻裡

 

 

 

 

   這樣的我們,其實不是遠距離戀愛喔,因為你看、我們的距離,是這麼的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微妙的蛇栗文

老實說並沒有花很多時間

自我感覺不大良好(還敢發出來是想怎樣)←快打他

 

想表示的只是,我真的很愛蛇足(表現的很失敗)

還有我真的很喜歡會長笑起來的感覺www

還有,標題加上星星看起來好幼稚www(那你加個鳥!)

標題好沒梗喔…又不能把標題空著 (你到底想怎樣?!)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