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宿りの紫陽花】刀劍亂舞同人【石青/石かり】

 

      石切丸xにっかり青江

 

 


 

 

  連日來都下著綿綿細雨,天空依舊佈著陰霾,色調彷彿不知道經過多少永夜的暗沉。

青江獨自坐在屋簷下的走廊,倚靠著不知道是否堅固的木柱,百般無聊似的看向花圃受風吹雨打的紫陽花。

 

  黯淡灰暗的紫、彷彿沾上髒汙的芭蕾舞鞋般的粉紅,再怎麼看其實都只是自討沒趣罷了,空氣也是那麼的讓人鬱悶,但是青江其實對這樣的雨景說不上是討厭。

 

 

也只有這個時候的石燈籠看起來並沒有那麼惹人生厭。

 

只要雨下得越大,空氣濕悶揚起的水霧就越能讓那盞石燈籠隱隱約約消失在花圃之中。

儘管無法抹去斬殺幼童及女人魂魄的事實,但彷彿能夠洗去手上看不見的血腥、抹淡過去不堪的記憶,把歷歷在目的場景都給弄得模糊。

 

 

 

石切丸打著紙傘遠從一旁的小路走來,緩慢踱步到青江面前。

「喔呀,青江?不回屋內嗎?」

 

 

石切丸站在屋簷外,帶著一貫的笑容發問。

雨水打在油紙傘上沙沙作響,靠近屋簷的那端則是因為屋簷的積水墜落在傘面上,發出了滴滴答答的聲響。

 

 

 

「石切丸你又怎麼在這呢?」

想得有些出神的青江這才回過神來回答,抬頭看向遮住了眼前光景的石切丸。

 

身形佔去了眼前的大部分景色,當然包括了那盞石燈籠。好像有那麼一瞬間,雨又變小了一點,或許是因為眼前的人高大的身軀,和他手上那把一人撐稍嫌有些大的赭紅色油紙傘所造成的錯覺吧。

 

 

 

 

「大家都在屋簷下吃點心,我是來找你的。」

 

 

「在外面?明明大家在屋內,御神刀大人卻繞了出門?」

為什麼不是先找過本丸周圍,青江只感到疑問,也不客氣了戳破石切丸的謊言,御神刀嘛、真的很不適合說謊。

 

對於青江的不客氣,石切丸也沒有生氣。

 

 

「喏。」

石切丸從右手的袖袋中拿出了竹葉編織而成的一個小包裹,一邊在青江眼前晃了晃,青江立刻就懂了,他是跑出門買了他們倆都最愛吃的甜食。

那間店是他們一起遠征,偶然路過發現的。店面並不大,但對於遠征的人來說有能夠休息的店就夠讓他們樂得開心。

 

兩人可以說是獲得不錯的戰績後就得意忘形,買了不少御手洗糰子、大福、羊羹,以及典雅的粉紫色和紙,包裹著稍嫌甜膩的和菓子,但最讓他們難以忘懷的特別是煎餅和最中。

 

青江特別喜歡石切丸豪邁的吃相,一口塞進大福,另外一隻手同時拿著糰子往嘴裡塞。食物在他手上總是很美味的樣子,儘管青江自己的胃口並沒有那麼大,但有的時候也會忍不住多吃了幾片煎餅,導致晚餐時常塞沒幾口便飽了。

 

 

 

「……不是說大家都在吃點心的嗎?」

青江從回憶中回過神來,微微揚起的笑容退縮了回來。

「動用經費偷偷多買了這些,審神者會怎麼想呢?」

 

 

「我以為青江會當我的共犯?」

微微皺眉頭,似乎沒料想到青江會這麼對他說,露出了困擾的模樣。

 

 

「呵……」

伸出了手拿過石切丸手中竹葉編成的小包裹,青江眨了眨眼,得意的換自己甩了甩手上的包裹。

 

「那這裡面的煎餅歸我所有,就不告密了吧。」

「啊啊、煎餅……好吧,就讓給你吧!」

擺出了一臉遺憾的表情,讓青江差點忍不住笑意。

 

 

 

「為什麼要站在外面呢?」

拍了拍身旁的座位,青江偏了偏頭示意石切丸坐到一旁共享點心。

 

「為什麼青江你又要躲在屋簷下呢?」

然而石切丸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坐下,反倒把問題拋了回去。

 

 

 

 

「我在祈雨。」

一點也不希望雨變小,除了能夠讓自己產生忽視石燈籠的錯覺之外,能和石切丸相處最多的時間,就是雨天了。

 

若是晴天,不是自己出陣,就是石切丸遠征、不是自己遠征,就是石切丸出陣。

就算同時出陣也鮮少有機會聊天,幾乎沒能同時遠征,而那些短暫的時間也是他覺得最美好的時光。

 

如果現在雨變小,那麼能有交集的時間就又更少了。

 

 

 

「喔呀,審神者可是希望放晴的啊。」

瞥了一眼遠方的天空,方才有點大的雨漸漸變得小了起來,回過頭來看著青江。

「那麼,理由呢?」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

頓了頓,青江繼續說道「能留你在此」

 

從歌仙那裡聽來的,如此風雅的句子,甚至讓他也一聽就著迷。

雷鳴聲和佈滿灰黑色雲的天空,都是即將要下雨的前兆,盼望著風雨的到來,便可以不用煩惱要如何才能將對方給留下。

 

石切丸究竟能不能聽得懂這樣的弦外之音,其實青江並沒有考慮太多。

然而石切丸俏皮的轉了一下傘,水滴都濺在了本丸走廊的地板上,青江差點也遭殃,才想著這人到底在做什麼,卻聽到他緩緩開口。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

 

石切丸笑著答道,並朝向青江伸出手。

「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

 

 

 

不愧是御神刀,完全敵不過。青江低下頭呵呵笑了兩聲便把手搭上石切丸的手。

 

 

站在油紙傘內的風景並沒有想像中的差,雨水也因為有人刻意的擋住而不至於變成落湯雞,走在雨中的庭院也沒讓石燈籠更加顯眼,青江意外的覺得還不賴。

 

 

 

終究雨還是停了,天空逐漸放晴。雨過天晴後的彩虹高掛在遠處的山頭,被雨洗禮過後的空氣前所未有的清新,連視野也透徹了許多。

 

嫣紫色、淡粉紅,可愛誘人的紫陽花開滿了本丸的庭院。

青江才第一次看清楚,這樣的風景原來是多麼綺麗的模樣。

 

 

 

青江無聲握緊了石切丸的手。這一定是石切丸施予的魔法,青江確信著這一點。

讓兩個人能好好一起看一遍奼紫嫣紅的魔法。

 

 

 

 

 

 


 

 

這是一篇預設時間的發文\(^O^)/

現在的我,應該還在禮堂內參加無聊的典禮

 

恭喜我畢業!!!(自己講)

 

其實這是日本的深夜60分創作(!)

紫陽花和避雨 一次跟兩個(!

 

父親節一直沒辦法跟上

實在因為時間少得不得了

 

畢業=失業

我的人生成就真的達成了(大哭)

 

但,也同時祝畢業的大家,畢業快樂!

 

                  By 燁

,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