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切丸xにっかり青江

 

      ぼんやり青江

 

 

 

 

 


 

 

「……為什麼我不能成為御神刀呢?」

 

 

 

 

 

 

 

早已習慣了的新戰場,卻是難得的第一次和石切丸一起在戰場上。

 

走到下一個敵營的據點這段路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進入了初夏後雖然尚未有蟬鳴,但天氣仍舊稍嫌悶熱蒸騰。

 

青江盯著石切丸的後背,或許是有些暈眩讓他若有意似無意的突然開口問道,明知道可能會讓他感到為難,石切丸也確實停下了腳步像是有些為難的微微抬起頭的樣子,青江配合的也停下了腳步,遠遠望著在思考的背影。

 

 

 

 

 

 

 

「僅管是靈體,畢竟斬殺的是個幼兒。」

 

沉默了一會兒,才從那人的口中得到回應。

 

結果因為石切丸一直走在前頭,反而沒能看清楚他的表情,忘了這一點的青江忍不住自嘲的笑了。

 

現在的你有怎麼樣的表情?為難嗎?覺得困擾嗎?煩躁嗎?還是覺得這個問題可笑?

 

 

 

 

 

──想知道

 

 

 

 

 

──想親眼看到

 

 

 

 

 

 

 

「呵呵,果然是因為那個啊。」

 

青江不由得好奇了起來,一直以來水波不驚的模樣是不是會染上自己的色彩,還是如往常那個淡定到讓他覺得火大的一號表情?

 

那副對誰都是那樣的一副溫和有禮的表情,卻又貌似不帶著起伏情感的模樣。

 

邊這麼想,風在不經意下也開始變大了起來,青江閉上眼將被吹到眼前的頭髮縷過左耳耳後。

 

 

 

 

 

「開玩笑的。」

沉穩的聲音緩緩回道

 

 

 

 

 

「欸?」

 

愣住了一會兒,青江放下了縷頭髮的手後同時睜開眼,不解的張開了嘴,像是想說些什麼。

 

 

 

 

 

「過了好幾百年後,也許看法會有變化吧。」

 

石切丸同時轉過身,用平穩的聲音輕聲答道。

 

 

 

 

 

 

 

風很大,頭髮又被吹亂了。

 

這次青江極欲遮住那隻赤紅的右眼,卻看見那人面向陽光並對著自己淡淡的笑了,有別於平常平淡乏味的笑容,嘴角勾勒的是艷陽。陽光透過搖晃的樹影打在他的臉上,青江看見那人微微的笑彎了眼,眼角的那抹紅越發鮮豔,像三月裡的桃花。

 

 

 

 

 

 

 

『遮住就看不見那個笑容,太浪費了。』

 

忍不住這麼想著,毫不掩飾自己那在意得不得了的赤紅蛇瞳,在風揭開一直以來都特意遮住的右眼那瞬間,一直以來的介懷卻好像都被淨化了。

 

 

 

 

 

 

 

 

 

另一股不甘心卻湧了上來。

 

 

 

──嫉妒羨慕、嗎?

 

比起血紅的眼,更激起了不堪的另一面,反正身為斬妖刀,帶著點妖氣也不要緊的吧。

 

 

 

 

 

「嗯?」青江朝著石切丸走近了幾步,伸手撫摸他的臉,讓他不由得睜開眼表示疑惑。

 

這個笑容,大概一輩子都會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吧。

 

 

 

 

 

 

 

啊啊、這就是御神刀的從容嗎?

 

青江難得的焦躁了起來。

 

 

 

 

 

如果處之泰然就是石切丸身為御神刀的唯一驕傲,

 

那麼他不介意連同那份從容不迫也斬殺掉。

 

 

 

如果神的旨意是要讓石切丸戒去七宗罪,

 

那麼就由他來把所有理智通通斬滅。

 

青江不由得就這麼想了。

 

 

 

 

 

 

 

「雖然不是御神刀,不過,我呢......

 

放下了撫摸著石切丸的手,青江又朝石切丸靠近了一步,近乎整個身體都要貼上了。

 

 

 

 

 

「可是被刀劍極所的本阿彌家鑑定為無價之寶的刀呢…」

 

對著世人都昂首景仰的刀,青江卻沒有高抬起頭仰望,只是微微揚起將眼神向上飄去,對上石切丸微微低下的頭以及向下俯視的眼神。

 

 

 

 

 

 

 

「怎麼?想試刀嗎?好好觸碰我……

 

用近乎挑逗的口吻曖昧的貼近石切丸,扯過那身厚重的神服,湊在他的耳邊輕聲『呵呵』笑了。

 

 

 

動搖吧,把神劍的名諱丟棄吧!

 

面對這樣的惡作劇和半分認真,到底會怎麼回應呢?青江很是期待,金黃色的蛇瞳一閃而過的戲謔,上揚的嘴角完全曝光了他的目的,石切丸怎麼可能不明白。

 

 

 

 

 

 

 

 

 

「這可真是盛情難卻啊。」

 

石切丸再度笑彎了眼,再度睜開眼後用著一副異常認真的模樣看向青江,這次又帶著另一種不曾見過的氣,跟斬殺敵人時類似的表情,彷彿即將被這樣的眼神給吞噬因而下意識後退了幾步,『這個人很危險』的警鈴在腦內大作。

 

 

 

 

 

「喔呀,小心別踩到後面的花。」

 

一把攬過青江的腰,臉靠得異常接近,藍紫色清亮的瞳眸像是要把青江所有都給看穿,第一次感受到這個傢伙很不簡單,不只是平常那一臉人畜無害的模樣。

 

 

 

 

 

「……哈哈,花嗎?真不愧是悲天憫人的神刀啊,下次會注意的。」

 

青江像平時一樣的笑了笑,然後輕輕脫離石切丸的手。

 

「那麼,期待你的好表現了,神刀大人。」

 

 

 

 

 

 

 

「……是說回去時候的事對吧?請務必不要反悔,我期待著。青‧江。」

 

唸到名字時特意放慢了速度,那故意極了的模樣讓人完全無法聯想起是那個溫柔的神刀。

 

 

 

 

 

 

 

「啊啊,會讓你滿意的。」

 

青江愣了一會兒,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又立刻恢復表情勾起嘴角,用調笑似的口吻回答,眨了一下眼後便回頭先行走在前頭,事情開始好玩了起來。

 

 

 

 

 

 

 

 

 

「接著,會怎麼反擊呢?」

 

石切丸看著青江快步向前走的背影,扯起長袍遮住嘴掩蓋聲音偷偷的笑了。

 

 

 

 


 

 

 

 

,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