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因為夢很長又記得很清楚w

覺得發出來記錄一下

不知道怎麼分類於是擺在自創(!

希望有解夢達人告訴我,當時是遇到什麼困難了(!)

 

當初發的時候沒有名字,其實是有名字的

可是發出來覺得羞恥(!

現在則是補全了發…

 


 

 

 

一開始是一片漆黑,沒幾秒後大門被打開了。本來是一片黑暗的房間,突然來一下陽光讓人實在睜不開眼。屋裡的住人也同樣的被強烈刺眼的陽光搞得睜不開眼……

 

屋裡的住人用手遮擋了陽光,大喊:「不是說了不要突然開門嗎?!就算不會演化成不會被光照就死,但是陽光還是…」

 

 

「啊抱歉抱歉…」

正當抱怨到一半,聽到了來人道歉的聲音,加上看清楚是誰開門的主角反而瞪大了眼睛,然後笑了一下顯得很開心。

 

他開心的對闖進來的人說道:「你回來了!」

對方蹙眉回答:「……我們認識嗎?」

 

對方顯然不認識自己的樣子,屋裡的住人才想起來,雖然眼前的人跟他喜歡的青梅竹馬長得一模一樣,可是自己喜歡的那個青梅竹馬已經死了。

 

因為喜歡的青梅竹馬死了,而他非常後悔沒有及時告白,一直沉浸在青梅竹馬死去的哀傷之中,不假思索的就用力抓住眼前的男人,對他喊著:「我是純啊!真一!我喜歡你!你終於回來了!我還沒說!我喜歡你!」

 

 

然而對方卻用著那名叫真一的青梅竹馬的臉孔做出一副有些驚恐且困擾的表情,喃喃自語說是不是遇到精神異常的人,然後甩開被抓得吃痛的手,大喊:「神經病!」一邊拔腿狂奔逃離了洋館。

 

 

主角跪坐在地上傻愣著,自己被狠狠甩開了,明明沒有心臟卻感覺很心痛。

 

從二樓走下了兩位,關係雖然不到青梅竹馬,卻是非常重要的朋友。

其中一人推了推眼鏡開口:「雖然我們不老不死,照到陽光也不會蒸發、也不用吸食人血維生,雖然是變種吸血鬼,但是你再這樣下去也會死吧,和『他』一樣。」

 

 

另一個人長得很嬌小,最大特點是深棕色蓬鬆的捲髮和淺棕色大眼睛,看起來就像16歲少年,實際上的年齡不得而知。少年皺眉用手肘搥了戴眼鏡的青年幾下,示意對方不要再說下去。

純反抗道:「那是『他』沒錯,『他』回來了,那個人身上有『他』的味道。」

 

自從真一死了之後,剩下的三個人都沒有再踏出洋館一步,不用說純更是一蹶不振,本來吸血鬼是不會有黑眼圈、不會老的,純漂亮的黑短髮卻多了幾絲白髮,黑眼圈和消瘦的臉頰顯得恐怖。

 

然而純卻打開了洋館的每個窗戶,最後推開了大門,回頭對兩個站在迴旋樓梯上的人說道:「他回來了,得迎接他才行!」

笑起來的笑容還是和200年前一樣好看,彎彎的眼睛、上揚得剛好的嘴角,還是和200年前一樣完美。

 

兩個人看到這樣的狀況,不忍叫他住手而放任純開始進出洋館去找一開始來的,那個被認定是『真一』的男人。

 

 

兩個人開始看著純忙進忙出,本來庭院都枯萎的花草被清除,種滿了他們都喜歡的紅玫瑰,院子裡生機盎然,純時常笑著捧著自己包好的一大束紅玫瑰去找男子,然後每次回來都會無奈的笑著搔搔頭說:「嘿嘿……今天,他還是沒有想起我。」

 

 

再後來,不過3年的時間,那個長得和真一一樣的男人結婚了。

 

 

純獨坐在關上所有窗戶,但唯獨打開大門的洋館正中央的椅子上,垂頭什麼也沒說,地上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就像他的沉默一樣,長得像是有一世紀那麼久。

 

兩個好友站在他的面前,沒有擋住大門的光,影子也一樣被拉得很長,很貼心的一句話也沒有說,不如說,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些什麼好。

 

 

純抬起頭來,對兩人微微的笑了,並用微弱的聲音說:「我送的紅玫瑰,新娘很喜歡。」

 

然後開始痛哭了起來,跟『真一』死去的那天一樣的嚎啕大哭。

 

 

 

 

 

純依舊坐在同樣的位置上,偶爾會抬頭看看頭上的水晶吊燈,偶而會看著窗戶想像他們曾經一起種植紅玫瑰的快樂,但是也會回想起第二個他結婚的那天。

 

庭院的紅玫瑰依然盛開著,香氣也是那麼的甜美、傷人。

 

 

接著又有人推開了那扇大門,依舊是與『真一』同樣臉孔的人,純又再一次睜大了眼睛,心想這次一定要小心翼翼的呵護他,不要嚇著了他讓他討厭才好。

 

 

可是第三個『真一』的個性極糟,不僅不管庭院的花,總是把純給他的花送給別的女人,又總是摔壞他的花。不管純的心情、不管純說什麼,總是對純伸手要錢、不給錢就打純,甚至最差的時候是在女人跑的時候,讓純扮演女人的角色。

 

純卻傻傻的深信不疑他會回心轉意,後來第三個『真一』終究讓女人懷孕了,人就這樣消失了。對那個懷孕的女人沒負起責任、對純也是。

 

 

主角默默的流淚,什麼也沒說的幫紅玫瑰澆水、灌溉,但是再也不修玫瑰的刺,任由採收時的刺任意的將自己的皮膚劃破。

 

 

 

第四個真一出現了,是放蕩不羈的浪子,旅遊途中墜崖。

第五個真一出現了,是不修邊幅的流浪漢。

第六個真一出現了,是風流男女不拘的渾蛋。

第七個……

第八個……

在每一個『真一』離開及死去之後一段時間,總會有一個新的『真一』出現。

 

純從期待『真一』的出現,到開始失望、絕望。

有時候『真一』的死去是在25歲的時候,那麼他只等了25年,但是第二個他死去是在87歲,他就等了將近87年……

 

 

一次又一次的等著他重生、成長,

再回到這座洋館、遇見自己,交流、分離。

然後等待新的『真一』的死亡。

再等待下一個『真一』重生、相遇、分離。

 

 

在純的記憶中,真一死去的時候他是多麼的痛苦,現在一次又一次的看著『真一』死亡和分離,既痛苦又開始麻木,逃避的覺得能看見『真一』就好了。

大概是上天在懲罰他沒有及時說出心裡話吧。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折磨,讓自己能夠看見『真一』,還是上天也憐憫自己,施捨自己一個不屬於自己的『真一』呢?

不,大概是天罰吧。所以才會讓新的『真一』到洋館來懲罰他。

 

 

他能回想起真一為了保護他而死去的時候,遭受天打雷劈之刑,最後化為黑色粉末的模樣,用人類的話來說,那就是骨灰吧。那個像骨灰一樣的東西照到了剛升起的陽光一瞬間就全消失了。

閉上眼還能看見當時的場景,還有真一最後笑著對他說著還好自己沒有死,還好是他受了刑罰,還好他喜歡的是自己。

 

 

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回答。

 

 

 

 

 

『真一』死去後的217年,再加上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十一個『真一』出現的幾百年後,庭院不再只有玫瑰。百合、黑莓、滿天星、草莓各自招引著蜂蝶前來,而純開始在澆完花之後,又坐回椅子上,這次椅子旁邊多了張小茶几,茶几上擺了漂亮的陶瓷器具,每當澆完花後,純便會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啜飲熱紅茶。

過了那麼多年後純的臉色不再難看了,凹陷的兩頰現在也飽滿了起來,黑眼圈也消失了,臉上更多的是平靜的笑容。庭院裡的花也不再是自用,而是匿名供應給附近的花店。

 

 

  第三十二個『真一』敲了敲沒有關上的洋館大門。

「你好,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庭院的花都是你種的嗎?時常看到你在澆花,很漂亮呢!」

 

 

然後『真一』微微笑了起來,非常的溫暖,和記憶中的『真一』很像。

純也微微的笑了說:「是啊,它們一定很開心你稱讚它們的美麗。」

大概是已經習慣了分離和見到他的疼痛感,純反而強壓住了心底的漣漪,淡定了下來。

 

 

『真一』突然「啊」了一聲,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的噗哧笑了起來。

「花當然很漂亮,不過我說很漂亮的,是在澆花的你。」

 

 

還沒有哪個『真一』這麼對自己說過,純險些把紅茶給噴出來,小小嗆了一下,『真一』見到這樣的情形匆忙踏進洋館,拍了拍純的背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太失禮了,沒事吧?」

 

 

看到『真一』那張擔憂的臉,主角反而想笑了,然後不自覺的開始大笑了起來…

   

他回道:「你笑了啊!路過了這麼多次都覺得你好像放棄全部一樣的表情,和鄰居的微笑也是帶著苦苦的笑,總以為你吃了苦瓜啊!太好了,很開心的樣子!」

 

聽了這個『真一』說的話,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追著『真一』上千個年頭,從第一個開始受傷,上百年讓自己已經麻木,即使是笑也能夠裝得出樣子,現在卻被戳破。已經多久沒有笑了、而且,和從前的那個人一樣溫柔。

 

 

因為純的沉默思考,他開始擔心是不是自己說錯話,頻頻跟純道歉,最後送了一袋自己烤好的餅乾,說是謝罪,務必讓自己再度光臨洋館,純只好答應了下來。

 

這次的『真一』,是烘焙房的廚師啊!

而且餅乾和紅茶,完全是絕配。

吃著餅乾啜飲著紅茶,主角第一次沒有帶著一絲痛苦,幸福的笑了,陽光溫柔的灑在純的臉龐,幾乎可以說是幅畫。

 

從這個開始為契機,和第三十二個『真一』開始相處

 

 

從以前的照顧庭院、種植花草、偷摘沒成熟的果實吃、打掃洋館,甚至是試吃他給你的甜點試作品、一起喝下午茶。

 

 

最後等到他自己開了一間麵包店,純笑著捧了一大束去了刺的紅玫瑰,比送給第一個『真一』更華麗的玫瑰花束,到了他正式營業第一天的晚上交到了他手上。

純笑得十分開心,彷彿不是第三十二個『真一』的夢想,而是自己的夢想被實現了一樣。邊奉上鮮花並說道

「恭喜你終於完成夢想,開了間麵包店。」

 

 

「謝謝你,沒有你我一定做不到。」

他接下了純的花束,滿意的閉上眼啜了口玫瑰的香氣,又滿足的笑了。

 

 

 

「是你幫了我更多,好!為了慶祝開張,你有什麼願望,我就大發慈悲的幫你實現一個吧!」

純滿足十足的挺起胸膛,表示要幫他心愛的『真一』實現願望。

 

「什麼都可以?」 

「什麼都可以。」純擺出一臉胸有成竹,就包在我身上吧的表情

 

 

 

「我喜歡你,可以和我交往嗎?」

他抿了抿唇,盯著純的眼睛毫不虛假的說。

 

 

 

明明是一直以來的夢想,明明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告白,多麼想要也對他說「我喜歡你」,如今被他搶先開口,純卻完全愣住了,腦海裡全是過去的『真一』,如何的背叛、如何的讓主角絕望。

 

純卻拒絕了,說了一句「對不起」便往洋館跑,全力的狂奔。

明明答應了就好,明明自己奢求的幸福在眼前了,邊奔跑著一邊流著淚,明明是很開心的,但是為什麼就是讓自己心痛不已?

 

 

他在後面追著,純卻快了一步跑進洋館,再度關上了幾百年沒關上的洋館大門,屋外開始飄起了細雨,屋內的燈卻沒有亮起。

 

 

大門被他敲得很響,直徹心扉的響,純還是沒有開門。 

 

「對不起,我不會再說了,如果你討厭的話,可以只當朋友,不要關上門、不要一個人哭。」

敲著大門的響聲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一言一語,敲響在純的心裡。

 

 

「對不起,不要哭了。」門外還是他的聲音,很溫柔、很沉穩。

純無力的靠在門邊,不知道說了什麼,讓『真一』回去了。

這是他那不知道第幾個的對不起。

 

隔天『真一』果然沒有來洋館,而純也沒有去『真一』的麵包店。

再隔天、隔天的隔天、隔天的隔天的隔天……他都沒有來過,純也沒有再去過他的麵包店。

 

 

 

「你到底優柔寡斷什麼?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兩位朋友終究還是看不下去,斥喝了他。

 

「這個『真一』是人類,不能斷送他的幸福…他不該喜歡我,而是該喜歡他身邊的女性。」

純淡淡的說道

 

 

那名看起來像16歲的少年氣得不得了,難得的揍了他一拳甚至對純咆嘯

「白癡!大笨蛋!我們看了你幾千年不是要看到你這樣!真一生前還要我們好好照顧你的!你不也是後悔沒有跟他告白嗎?你想又再後悔一次嗎?渾蛋!你也真過份,那個人不是真一,你卻把他當替身。」

 

 

「沒有叫過他的名字,還把過去的渣滓當成是他,真是差勁,看錯你了。」

少年身旁的青年推了推眼鏡,冷靜的語調讓純清醒了過來。

 

 

是的,不想再後悔下去、不想再一次來不及告白卻又失去這個人,即使會讓他一同殞落,即使會讓自己被毀滅甚至是天罰。

當初不就是這麼想的嗎?即使遍體麟傷、即使變成灰燼然後被第一道曙光燒灼直至存在被完全消去。

 

 

純不假思索的拉開了大門,往有他在的麵包店一路狂奔,恰巧遇上營業結束後,拿著垃圾出來丟的他,他立刻就看到一身狼狽喘著氣的主角,丟了垃圾背過身。

 

他用他一貫溫柔的聲音,但是有些顫抖的說道

「我已經不喜歡你了,所以你不用擔心。」然而背影是那麼的憔悴。

 

 

 

聽到「我已經不喜歡你了」

純更是懊悔得痛哭失聲,滿臉都是淚水和鼻水,那種痛

但是想起自己絕對不想後悔,就算被拒絕也得說出口的話,一邊抽氣一邊開口

「對不起,可是我還是、喜、喜歡你…」

 

他仍舊沒有轉過身。

 

 

「花,給你。送給你現在喜歡的人吧,他會喜歡的。」

就像第一個『真一』一樣,送給身旁的新娘。只是他不知不覺中已經是超越真一的存在了,不管是哪一代的真一,不,他也不是『真一』。

 

 

他才轉過身來,看到純滿臉的淚水,伸手要接住純手中的紅玫瑰,才發現紅玫瑰的梗上都沾滿了鮮血。那是純在急忙中徒手拔起的一朵紅玫瑰,還沒有修過刺。鮮血從掌心流到手肘,怵目驚心。

 

 

「忘了修刺,我真是糟糕啊,等等借我刀我修掉好嗎?還是我回去之後…」

他狠狠的摟住了純,大罵他笨,扳開純緊握玫瑰的手,把玫瑰接過後徒手拔掉花上的刺,刺痛的感覺讓他蹙起眉頭,鮮血從他的手掌流出,純傻愣在原地也忘了哭。

 

 

 

「沒刺了,送給你。我喜歡的人還是你,一直是你,從來就只有你,從遇見在澆水的你開始,就只有你。所以我們能不能在一起?」

他說。

 

 

純接過了沾了他的血的花,愣愣的點了點頭,撲進他懷裡嚎啕大哭。

 

他拍了拍純的頭,然後無力的靠在麵包店後門滑下。

純支撐著他,邊向店內大喊,麵包店助手出來趕緊叫了救護車,才得知他可能活不久了。

 

 

後來見到他是在醫院,白茫茫的醫院,和洋館完全相反的地方。

 

 

純提了要分開,請求他去跟女孩子在一起,引得他第一次憤怒朝著純大吼。

明明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卻又說要分開什麼的……

 

 

猶豫了一會兒,純把以前因為『真一』幫助自己擋天罰而死去,還有第一個『真一』直到現在的他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所以拜託你,跟女孩子在一起,然後再次轉世,再次跟我相遇吧…」

『即使下一個你,可能不會喜歡上我也一樣。想見你,好想見你。』 純默默的這麼想了。

 

 

「我喜歡你,喜歡到不能再去喜歡別人。喜歡到要我騙自己娶的女人是你我也不能原諒。即使明天我就會死去,我希望在我身旁的會是你。你,不能答應我的這個唯一的請求嗎?」

他的眼神透露著不容置喙的專一。

 

「我不在乎你當我是誰,也不在意你的身分地位,我可以永遠當你的真一,你就會永遠都是我的純。」

 

 

唯一的請求,還有那種直到心底的痛苦酸楚,跟一閃而過的甜蜜,純終究點頭,忍不住又落下幾滴淚。

「你還是笑起來比較好看喔。」

他笑了笑,用沒有插滿針頭的手戳戳純的酒窩,一邊又說道

「相對的,我會用剩下的所有時間,彌補那幾千年沒能好好愛你的過錯。」

 

 

 

再後來,迎向了死亡。

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三年五年時光。

 

 

棺木是上等的棺木,下葬地點是洋館的紅玫瑰園,請了一個根本和吸血鬼是對立的牧師朗誦著祝詞,來的人只有麵包店的幾個助手,還有洋館的那兩個人,當然還有純。

麵包店的助手哭得泣不成聲,純卻只是微微笑著,明明過去總是哭得唏哩嘩啦,這次的儀式之中卻連一滴眼淚也沒有掉過。

 

 

牧師的祝詞停止了,棺材關上之前,純跪在棺材邊,將自己製作的紅玫瑰花束放到像是睡著的他的手上。

 

「晚安了,這是你要的新郎專用玫瑰花束,我的新娘花束,也放在下午茶的那個茶几上,你知道的吧。祝好夢。」

然後在他的臉頰親了一口,蓋上了棺木,埋進了土裡。

麵包店的助手邊哭邊走回家、牧師唸過禱告也離開了。兩個好友站在玫瑰園門口。

 

 

陽光依舊和第一個他出現時一樣的刺眼,但卻更加光彩奪目,心裡也充實了起來。

純用手遮擋了陽光,甜甜的笑了起來。

 

 

 

    「吶、『  』今天也是好天氣喔。」

 

 

 

 

【Fin.】

 

 

【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